梅子烧酒

Who cares.

【谦斑】隐形上瘾

11.


最近发生的事情总是不太平,对于BamBam来说。金有谦没再来缠着他,可这让BamBam却感觉更加烦躁。他总是觉得对方暗处的视线仍然紧紧粘着他。



在这种情况下,BamBam就会选择站到Mark哥身边,继而选择性忽略着玩闹。



另一边的金有谦在看到BamBam明显的抗拒时略微感到了失落,站在远处望着互相推耸的两个人,思绪逐渐飘远,他头一次感觉到自己对于BamBam竟是丝毫都不了解。一直以来都是以为是对方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却没想到明明是自己选择将BamBam推开离开自己的身边。



金有谦有点想要回到过去了,回到BamBam一直缠着他的那段时光。如果可以,在下雨打雷的时候我会选择抱住他,告诉他“我在”,在他哭着说不要分手的时候,我会笑着说“当然,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刚才是开玩笑的。”在他辛苦冒着骄阳燥热买回来冰咖啡的时候,我会欣然接受,并暗自发誓下次一定要自己去买给他。



可是永远都不会有这种机会了,BamBam他,再也不会回头了。因为金有谦,你太坏了不是吗?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金有谦在接到消息时僵硬的站在原地。



Got7通告回程时由于路况拥挤的原因出了车祸。



而金有谦却因为某种原因恰好避免。



他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的意志坚持没不受控制的冲到医院而是听从经纪人的安排驾车到来.



直到打开车门走到那座高楼的门口金有谦才恍惚觉得,自己与那些人终究到了只隔几步的距离了。



周围的人流渐渐多了起来,金有谦注意到了几个胸前挂着吊牌的人扛着摄像机小心翼翼向着楼上移动。



不动声色的戴上口罩,趁着经纪人不注意的时候快速向上爬,由于之前已经了解过他们被安置在哪个病房,金有谦找到他们倒是意外的容易。



伸手握住门把,关键的时候却是怎么都没有勇气向下按。



我该说些什么?亦是我又能说些什么?


(写的十一章的一半😂 证明我还没弃 he我会坚持圆回来的😜😜)

【谦斑】隐性上瘾 10.

|这是BE向的完结,会有两版结局💟💟


HE 估计得等吧 我也不造咋圆(・Д・)ノ 但会努力的❤️❤️


10.



BamBam以为经历了一次噩梦的自己会哭,撕心裂肺的将一切种种全部都倾倒出来,然后再弯腰将一切拾起,擦干眼泪继续笑着面对所有人。可事实上,哭是必然的,只是他从来都没想到,真正逃离了漩涡深处,却只是轻轻沾染上一点伤痕。




泪水少的可怜,只是单单的几挂在脸上,但划过脸颊的触感早已不记得,只是其间的酸楚痛苦却仿佛被放大了数十倍,深入骨髓,且亦足以将他烫伤。




手中紧紧握着早已破旧不堪的衣服,伸手轻轻抚过裂口处拉扯出来的参差不齐的残线,换着再怎么说衣服也没错不能浪费的心情拿出针线一一缝补好。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BamBam收好针具,拉起衣服抖了抖,由于所选的材料颜色和原衣十分相近,所以远远的看不出什么差别。可是BamBam心里清楚,原本分开了的事物,就算是再拿多么相似的东西去弥补,却也只是徒增破绽罢了。




这个世界总会有聪明人,他们可以洞穿一切,越过万物看到你心底的悲伤,它如江流般向你涌来,打的你措手不及,尔后在涨潮时,将你淹没。




BamBam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乘着一叶独木船,黑暗的夜空,月光如丝稀薄的散落下来,无论多么明亮他都可以视而不见,因为挂在竹竿上的小夜灯的光芒,早就足以照亮他本就失去光泽的瞳孔。




他不恨金有谦,因为现在无论如何都已经失去任何意义了。他只是唾弃自己的犹豫不决,他恨自己的反复才致使自己一次又一次深陷沼泽之中。纵使爬出来了却也还是连带着一身的腥臭,一遍一遍的冲刷,他恶心,呕吐,可代价亦如此,逃也逃不掉。




他可以在爱情中游走,嬉戏,无上的快感与满足感充斥着胸腔。惬意,幸运曾一度笼罩着他,那时的BamBam却怎么也想不到,终有一天,一直信奉的崇高的爱情会将他背叛,且带给他超过过往所有快乐数倍的痛苦。




金有谦的摇摆不定他看见了,也感受到了,只是他再也不愿相信罢了。失守一次就算了,无论多爱,伤过一次也就足够了。因为伤口太深,他再也抗不住不知何时会再一次砍下的刀。但是心里那一丝“万一他喜欢的是我”的火焰久久不熄又该如何解释?所以真的是太狡猾了啊金有谦。




明明已经有了答案,欲仍让你心存期待,无论如何都无法撒手放开,心存残念不得消,反而更加残忍吧。




“我一直都在等你。”




说什么傻话呢,我也一直在你身边,只是站在了你的身后你就看不到了,还真是可笑呢。我等不了了才会跨过你跑到前面想让你看到,可你却转了身。




所以,求你别等我了,金有谦。




因为昙花一现,落叶归根。枯萎凋零,才是最终的结局。

隐性上瘾【9】

既定的事实既然不能改变那倒不如顺其自然的好。

放手不代表BamBam能够完全不在乎金有谦的存在,可除了放手他又想不到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忍忍吧。就假装当他是空气。

虽说意志坚定,立意也比较深刻。但实际实施起来却远没有这么简单。

单不说他和金有谦一个宿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金有谦180的个儿,人高马大也无法将它和空气相提并论。

他在努力,就像是对金有谦说的一样,彻底忘了他。 必要且关键的第一步就是换宿舍。与其这样大家住在一起委委屈屈的,不如分开互不干扰。

于是BamBam背着金有谦偷偷和Jackson哥换了一下宿舍。Mark哥和他关系也很好,可以说所有成员和他的关系都很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要帮一下金有谦,就算是强推给他也好。亦如他当初不顾金有谦的反对,决然和他在一起。虽然是耍了一些所谓的手段,就算现在落的如此地步他也从未后悔过。

触碰过就好。

况且自己当初许下的诺言没能够实现,如今自己这样做算是变相的一种补偿吧。

只是他没想到,金有谦会因为这么一点所谓的小事找他。

“你什么意思?”房门被大力推开,金有谦皱着眉一脸恼怒的走了进来。

“怎么,就这么想躲着我?”

BamBam没有说话,仿佛没听见一样只是一脸淡漠的用刷子整理着衣服,一件一件的叠好,收起。

这到底是算什么?无视我吗?

久久未等到对方回应,金有谦大步向前,一把扯过BamBam手里的那件衣服,顺手使劲扔到了床的另一边。

手掌握着BamBam双肩的肩胛,瞬间拉近。

“我没有。”

BamBam直视着金有谦的双眼,

“我没在躲你,我只是累了。”
一句“累了”瞬间打破了金有谦好不容易撑起的怒火,就像是被抽离了气力一样,他苦笑着松开手,无助的下坠,瘫倒在床上。

“是吗…我让你觉得累了吗。”



BamBam静静的看着,看着对方由咄咄逼人变成现在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他感到不解,疑惑,心痛溢满。但他知道,此时能给他安慰的,不是自己。

“你知道吗,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鬼了?”

“噗…”本想正式的来个深情的金有谦瞬间破功,“你别闹,认真听我说。”

“我梦见了一座桥,桥的围栏上都是锁,那天雾很大,我就站在那座桥上,连尽头都看不到。”

“可是我看到了一个人,静静的站在桥边,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我都看不清他的脸,或许是他本就不想让我看清楚吧。”

“他在等我,他是这么说的。空气中传来回音,我挣扎着向前跑,他却离我越来越远,直到薄雾消散了,他也不见了。”

“只剩下一句话回荡不散。”

“什么?”

金有谦像是想到了什么,用手捂住脸,瑟缩着蜷进怀里,可他的一只手却悄悄抓住了BamBam的衣角,扣住。

“我在等你。”

BamBam惊愕,不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看着金有谦站起身,眼角依旧残留着没擦净的泪滴,一步一步的逼近自己,BamBam慌了神,转身就想要走出门。

可金有谦哪会让他如意,他伸手轻轻拽住衣角,一动不动。

“放开!”

“就不。”

显然是被逼急了,BamBam转过身,使劲一扯,衣服“次啦”一声裂开个口子,金有谦这才看清,这是自己曾经打算送给Jackson哥的衣服却没想到号小了就转送给了BamBam。

他竟然还留着?这是不是说明…

“这不意味着什么金有谦。”像是心心相通一样,BamBam看着金有谦一直发楞的看着自己的衣服就知道他正在想些什么。

他想的没错,我是舍不得扔,就算最后知道了衣服真正的来历。这是他自己深藏在心里的东西才不要让金有谦知道。

“现在好了,你满意了吗?我可以走了?”BamBam冷眼看着还在发呆的金有谦,伸手擦了擦衣服的撕口,一把抢过金有谦手里残余的布料转身握住门把手,用力向下。

像是想到了什么,BamBam没有立刻抬脚走出去而是站定,低下头,

“我们的感情就像是这样,本就不属于我的东西现在终于是被你彻彻底底的破坏掉了,就算是缝补起来也不会回到从前了。”

“所以,不要期望那个人会是我,BamBam他,再也不会等金有谦了。”

话毕,脸上传来湿热的感觉,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泪水不受控的脱出眼眶,泪流满面。

BamBam胡乱的擦了擦,打开门,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这是最后一次再为你流泪了。

再见了,金有谦。




——————我是分割线——————

好久才想起来更新 这是倒数第三章 马上完结了!!!☺️☺️❤️❤️

隐性上瘾【8】

【8】

对于有些困扰,其间被玩弄的人可远远不止一个。金有谦觉得他再也不能稳稳的坐着冷眼旁观像个局外人一样了。


对,就像是BamBam形容的他一样,仅仅一个“局外人”就足以概括他们之间几个月所有的爱恋。


他从未想要漠视这段感情,谁说不是呢,毕竟终究也曾经为爱付出过,只不过是对象稍微换了一下,却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偏差。


终究爱情不是仅靠想象,而那些以幻境为爱情基础的人从来就不知道真正的爱情,究竟长什么样子。


这样自己曾经嘲笑过的,在爱情的巨浪中左右奔波,摇摆不定的所谓的“渣男”不正是此时坐在床边冥思苦想的自己吗?


他不知道该怎样做,逃避?拒绝?亦或是接受?每种可能都会经过细心的斟酌考量,可结局却总是不尽如人意。


为什么感到莫名的有些许不甘呢?


自己脑补出来的结局无一例外都是两败具伤,要不是舍弃了BamBam,全心去追求Jackson哥,就是舍弃爱慕已久的Jackson哥,转身重新接纳BamBam。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不会让金有谦感到一丝丝的开心。


真的是奇怪呦,莫名其妙的就将“失去BamBam”这个选项归结到了Bad Ending里了。


金有谦比谁都要早的认识到了在人生中选择的岔道口上,犹豫不决的人往往终会失去一切。


也许每个人都曾说过“哎!要是我……就好了”但实际上,时间和现实这种东西,总是很喜欢在你作出决定后狠狠的扇你一个耳光。


但如果你说出“I'm right and not regret forever…”那么结局或许会大有不同吧。


可关键是,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你永远也没有机会探访未来以确认现在的选择是否如你所那样信誓旦旦的Right。


所以金有谦选择了退缩,他害怕失去某些未意识到的最重要的东西,他也对现在前路漫漫的道路感到恐慌。


不是犹豫着不知作何选择,而是干脆躲起来拒绝面对现实。


这本就是个无论走上那一条道都会有所损失丢弃的路,干脆原地不动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所有的就都不会离开了.


不是。


金有谦在心里默默回答。


本想着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去与过去有着什么千丝万缕的关系了,却没想到到头来舍不得挥刀下手斩断的却是自己。


金有谦再也不能面无表情的说一点都不在乎BamBam的感受了,亦如他再也不可能闭上眼睛忽视这个慢慢在他心中占据一席之地的人了。


究竟是为什么,是因为爱吗?


他总是认为当鸵鸟也比逼自己做出选择要简单,但实际上无形制造的麻烦却早已将他自己困在了永无尽头的深渊里。


你不做出选择,好,那就别想出去。


永远!


金有谦承认,自己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他害怕输却牵连他人陪自己玩这种永远没有结局的烂俗三角恋游戏,而真正可以通关的人却还是只有他自己,只是这个游戏有点怪,因为他是只针对你的Happy Ending。


思考有的时候不仅不能够快速获取答案,反而无形之中将问题复杂化了。真正纹理清晰的丝线往往行动起来却没有这么难,但藏得实在是太隐蔽了,你有时就会不得不忽视一些最重要的东西。


爱情的选择要靠心而不是大脑理性的判断。金有谦或许永远都不会懂吧,但是谁又知道呢?


你爱BamBam吗?


…不知道…


那你爱Jackson哥吗?


爱吗?


不知道…


为什么不能再坚定的回答爱Jackson哥了呢,他还是影响到你了?


就像是接力赛,曾经的BamBam在名为金有谦的这条跑道上,怕是被Jackson甩了不知道有多少米了吧,可是现在呢,不仅被无意识的拉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或许连金有谦自己都不知道,这场赛跑,真正的赢家会是谁。


但半路摔倒不算是犯规的对吧?


如果BamBam真的摔倒了,那你是会过去扶他呢,还是祝贺早已在终点线等候多时的Jackson呢?


比赛有意义吗?有。但足以说明一切吗?不。


金有谦在意的是结局吗?或许早就不是了吧。毕竟结局再美再好,失去了他也就变的毫无意义了吧。


所谓的结局还不过都只是所谓的“幻想”而已吧。

看来我,真的是对他越来越偏心了啊。

隐性上瘾【VII】

时隔好久了 估计你们都忘了吧…sorry啦…这章本来是另外一片的开头 没想到换到这里来了 还是挺合适的…☺️(我会说是这篇没灵感了吗~)以后会照常更的 不会拖很久!我保证!!!🙏


【VII】

“行了!别画了。”珍荣皱了皱眉,表情严肃的对着趴在玻璃窗上哈气的清瘦男孩轻声呵道。


男孩真的很瘦,背对着的身影抚过地板呈现出宽大衣襟下的蝴蝶骨,幽暗飘渺的暖色灯光下,黑影随着细瘦手臂晃动。纤细的手腕不赢一握,骨头突起反而衬的手指更加脆弱。


发白的指尖冻得通红寒气慢慢蔓延着伸向掌心。男孩目光闪烁,眼底沉郁的光明灭可见,紧抿着双唇固执的不肯停手。


【我要向你走去】


珍荣松开交叉的双臂,轻叹一口气无奈地走上前伸手握住BamBam冰凉的指尖。


动作似是一滞,呼出的气息打在玻璃板上雾气攀附,通透蒙上一层阴影,初印的字迹却显得更加清晰。


BamBam低着头,猛的攥紧了包裹着自己的温暖热源。


“为什么.”没来由的一句问话直接让珍荣呆楞在原地。


“为什么不画.”突如其来的发力,使尽挣扎着抽出双手,然后…推开。


用力张开手掌毫不犹豫的贴在冒着寒气的玻璃板上,BamBam低垂下眼睑望着珍荣歪了歪头。


【我想向你走去】


“因为很冷不是吗?会受伤的。”笑了笑,搞不懂一般的下意识回答。


“但也很漂亮的对吧.”BamBam轻移手掌,刚刚写好的字迹转眼被抹的一干二净。华灯初上,灯火通明,透过的光刺的BamBam双眼生疼。



“因为很不真实,所以才漂亮,所以才向往。但也正是因为不真实才更显得遥不可及吧。我想抓住却也只得到个影子。”BamBam握紧双手,斜靠着倚在窗边,蓬乱的头发一根一根挺直刺在玻璃窗上。


【Will you let it die or let it grow?】


当他问完这句话就立刻后悔了,什么玫瑰不玫瑰的呀,自己这么问后果什么的先不说,以金有谦的智商听得懂?


他现在还依稀记得对方眯眼疑惑不解的样子,轻吐出来的答案让BamBam一瞬间感到失望。


【抱歉,I don't know.】


简简单单的一句不知道就将自己全部的希望都摔得破碎掉了,你是听不懂还是装不懂?


珍荣不知作何回应,却只能固执的牵起对方冰透的手掌,十指相扣,抓紧。


“既然不真实那就别画了,放弃难道不行吗?”


【我要唱这首歌,然后向你走去】


放弃吗?不是没有想过的对吧。只是刻的太深太痛,竟然连当初为什么坚持的理由都忘记了。滚烫的气息早就伴着相握的双手透过清亮的薄雾一步一步沉入心底。不多不少刚刚好,既达到了杯沿的高度又不至于被溢出的液体烫伤,只是相激蒸腾出来的雾气终究是模糊了双眼。


【我看不清了 甚至是你的方向】



徒手抹掉好像会很难,因为你的双手会放开的对吧。


“好像真的挺冷了,不画了,擦掉吧。”



BamBam走近珍荣,张开双臂伸手环住他用尽力气直至指尖发白。脸深埋进肩窝,双肩不住的颤抖,一耸一耸的拉扯直至撕裂。肩膀骤然变的湿热,寒冷的气流吹过,凉彻入底。


珍荣侧过脑袋,轻轻吻在BamBam耳后。



“你真的愿意,不再等下去了?”


怀中的身体片刻变的僵直,环紧的双手有了松动的迹象,珍荣伸手扣住,肩中的脑袋似若有若无点了点头。



“因为这样,才足够温暖啊。”


【薄雾凝水 我找不到你了】


我冷才会想要放手,金有谦我等不了也不想再等下去了,因为不管我怎样追赶你都不会回头,那好,现在换我转身,只是在我身后的,永远不会是你。


【找不到 就散了吧】

隐性上瘾【VI】

【VI】


梦醒了,现实就像是热潮一般的推进,扑朔迷离的向前涌,拍打上岸。



脑袋昏昏沉沉的,周身一遭燥热无比,BamBam勉强睁开眼睛,酸软的,干涸的,伸手揉了揉眼睛,刚想要起身就无力的倒了下去。





摔倒声吵醒了昏睡在一边的有谦和Jackson。





“Bam呐,你醒了?有没有哪不舒服啊!”首先进入眼帘的是Jackson,他慌乱满脸焦急的握住BamBam的手。




真是个笨蛋…明明……不该这样的……






BamBam感觉心中像是打翻了苦瓶,瓶子破碎,棕色的液体漫溢,一股一股的向前延伸,灌溉入底。







面对最喜欢的Jackson哥,BamBam总是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恨不起来,甚至是讨厌都沾染不上。所以他总是笑。他笑,Jackson哥就笑,不可置否的他很喜欢Jackson的笑脸,总是很可爱,皱在一起做鬼脸丑巴巴的也让BamBam很开心。






愧疚感日渐向上缠绕,BamBam心里不舒服却想以此聊以慰藉。






他感觉自己无论如何都对不起Jackson哥,所以BamBam总是使尽百般方法想要让Jackson开心。可就是这种亲近在金有谦眼里却变了味。





像是报复掠夺后的炫耀让金有谦对BamBam在心底的厌恶更甚。





他摸不清BamBam想要做什么,所以他将疑惑愤怒归罪于BamBam借以让自己的情绪得以平衡。






本来就堪堪相交的两条线在误会的推动下骤然水平,紧接着渐行渐远。






“我没……事…咳咳…”BamBam开口说话,却猛地发现嗓子因为发烧变的干涩沙哑。






Jackson心疼的皱眉一愣,只有有谦反应极快的端了一杯热水过来。





“给,喝了。”金有谦站在床边,伸手端着水伸向BamBam。







BamBam一怔,虚弱的撑起身子挣扎着想要起身接过来却猛地被Jackson扶住硬压回床。






“你身体差还没好呢,我来就行了。”





可是我想自己拿过来啊哥…不需要哥,我只想凭着BamBam这个身份接近有谦啊哥…






虽然心里有点别扭,BamBam还是笑着默许了。







自己从来就,无法拒绝Jackson哥的请求不是吗…





Jackson刚打算伸手接过时,却一把被金有谦推开。






“还是我来吧。”金有谦面无表情的说着,伸手示意Jackson往旁边坐坐。






其实在BamBam想要拿过来时,金有谦就已经打算拒绝了,因为他知道以现在BamBam的身体状况是不可能立即起身接过来的。






但一听Jackson想要帮忙时,金有谦微微感觉,有点莫名的不开心。他不知道是为什么,此时想要握紧水杯的欲望更强烈了。所以他毫不犹豫推开了Jackson坐到了BamBam的旁边。






究竟是为了BamBam好,还是出于对谁的嫉妒亦或是些别的什么的,他不知道却也不想深究。







有些事情,逃避着,逃避着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化灰吹散,可有些事情,终将成为腐烂刻在心底的事实。





BamBam感到莫名疑惑,怔怔地不知作何感想。看着金有谦坐在自己身边动作轻柔的扶着自己,温暖的水流顺着喉咙涌向滑过胸腔,坠落包裹心脏。






金有谦轻轻抚摸着BamBam的背,一下又一下像是羽毛,抓的BamBam心里轻飘飘痒痒的。一阵恍惚,就像是回到了他们分手之前。








BamBam隐约感觉金有谦还是原来那个纯情结晶体的金有谦,而不是现在这个时不时会阴沉着脸的陌生人。






金有谦没变,变的是自己,是自己变的更贪心了。







从起初的只要远远看着就好到现在的渴望拥有,一直都源于自己的贪心。







喜欢是真的喜欢,不想放手却也是无可奈何。





放弃吧,BamBam曾这么对自己说。可金有谦忽然的温柔却让BamBam将这想法转身抛之脑后。







“哥能稍微出去一下吗,我想和BamBam单独说点话。”






Jackson不知所措,站在原地茫然的看着BamBam。





BamBam轻轻的点了点头,Jackson无奈了然的走了出去。






等到门“咔嚓”应声关闭,金有谦顺手拿过一旁的枕头放在BamBam的身后。






对于BamBam顺从但冷漠的眼神,金有谦竟忘了要说些什么。






空气在一瞬间凝结,两人互相对望着,无言。





短暂的尴尬。





“你想要说什么?”先开口的却是BamBam,他缠着手指紧紧的放在被子上。





“我……”





“我知道你想问我到底要干什么,能不能离Jackson 哥远点对吧。”BamBam低着头,过长的刘海遮盖住眼睛,令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不是,我……”






“其实我也想,我也想忘了你,你看,我现在不是正努力着了吗。我根本不会对Jackson哥怎么样,我很喜欢他,就像是弟弟对哥哥的那种喜欢。呵…你知道吗,就是正因为那种喜欢,我才无法做到去恨他,做不到恨我也做不到面对。但请拜托你不要把我想的那么不堪,我是爱你但尚存理智,金有谦,别那么残忍!”






BamBam抬头激动的大吼,松开手指猛的拍在棉被上,苍白没有血色的脸染上红晕,眼睛依旧是亮晶晶的,只是缺少光辉。





你做到了,你还是做到了,在金有谦面前保留最后的尊严。 其实金有谦,没你我也行难道不是吗。






这算是,变相的自我安慰吗?






“我就是想说,还难受吗,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







本想着无论金有谦又说出怎样的话,BamBam都选择不在为之伤心。






可实际上金有谦仅仅一句话就让BamBam接下来要说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泪珠顺着脸颊缓缓地流下却让金有谦骤然慌张了起来。






BamBam看着金有谦,眼泪卡在眼眶里像是放大镜,金有谦的脸无限放大到眼前。




金有谦不知所措的抱住BamBam,哇地一声BamBam趴在金有谦怀里哭的更凶了。





记忆中,金有谦从未见到过BamBam哭。可实际上,BamBam是没有眼泪的。可没有眼泪不代表没有悲伤。





金有谦用力的抱着,泪水染湿了胸前的衣料,很烫却不愿撒手。





金有谦的心不可遏制的颤动了一下,BamBam瘦小的身体揽在怀中,浑身的骨头硌的金有谦生疼。






真是太瘦了……为什么要让他承受这么多…







“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金有谦笨拙的哄着,手一下一下轻拍着BamBam的背。







“金有谦你个大混蛋,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你个混蛋……”BamBam哭着反反复复重复着,却让金有谦更加心疼。







“我是混蛋,我是,再也不凶你了好不好,不哭了。” 拜托你别哭了,不知道为什么,你哭的我心都碎了。





“金有谦,你喜欢玫瑰花吗?”





什么?





金有谦抬起头,望向BamBam糊满眼泪的脸,“玫瑰花?你是说Roses?”




“嗯”




“为什么这么问?”





玫瑰花?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呢?虽然美丽却芒刺毕露,自己可以说是喜欢的吧。





“不知道”





“But I got you this Rose,and I need to know ”BamBam擦干眼泪沙哑着嗓子,从未有过的认真的注视。





“Will you let it die or let it grow…”

隐性上瘾【V】

【V】

BamBam陷入了梦中,周围一片漆黑,只有自己面前的道沾染上星星点点的光。他沿着光路向前看,明暗阴影中立着一个人。



他的身高,他的背影,BamBam再熟悉不过。以至于一看见他就止不住的想要往前走,靠近。


BamBam伸出手,模模糊糊的恍着,攥紧双手想要抓住,却只是一团虚无。松开双手后,面前的人就又出现了。


他不甘心,反反复复重复着动作,可他们的距离永远都存在,无论怎样跑,怎样追,隔阂还是消不掉。



他觉得自己像是走进了自己设计的圈套。他走不出来,也不想走出来。



隐忍压抑的感情以至于产生荒唐不理智的行为他都不后悔。如果上帝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仍然会毫不犹豫的走上这条看似的不归路。




他放不下金有谦,真的放不下。可他也知道,他的感情怕是永远也得不到回应了。




自己亲手奉上的心要怎样才能被接纳,就算被拒绝也不舍得割舍。




他嫉妒羡慕Jackson,甚至无数次的产生愤恨的情绪。他希望金有谦被拒绝,甚至是希望从没遇见过Jackson哥,那么这样,自己所做得事情愧疚感就不会这么强。但反思过后,他终究还是最恨自己的没用。



为什么明明知道这种感情是不对的却任其发展壮大,明明明确的被拒绝干脆就潇洒的放下好了,为什么还死缠烂打的让对方讨厌自己。




说白了都是自找的。自己咎由自取。




金有谦单纯专一,喜欢上了就再也不会改变,他会全心全意的对待自己喜欢的人,给予他温暖,快乐,拥抱。就像是太阳。可自己呢?大概就只能远远的看着他,向往却终究是得不到。




要说是为什么会喜欢上金有谦呢?BamBam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一见钟情?算不上吧。那日久生情?倒也不是。就是个浩劫吧…自己无论怎么躲也躲不开的浩劫,况且自己压根还没想逃。




这场猫鼠游戏,逃的一直都是金有谦吧…追不上的一直都是自己才对。



可终究谁才是猫,谁才是鼠,这可就说不好了。

特么又想开新坑写个虐的…😂😂两篇文还没完结😂😂
受德语版的《river flows in you》的影响太深了…😂😂

隐性上瘾【IV】

【IV】


现实总是与理想相背,上帝也不总是会关上一扇门后就打开一扇窗。就像是在赌盘中徒手洒下的一盘钢珠,并不是投入的越多碰撞的机率就越高,尤其还是感情。


从说出那句话开始,BamBam就知道会有今天,金有谦会离开他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强行犯贱贴上去,被抛弃也是意料之中。


可是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后悔吗?他问自己。


他不知道,但也不想说谎。


他觉得自己就像溺水之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水涡的旋转下越陷越深。



 后悔过。大概是一秒,也许是一天。无数次的日夜,看着对方的睡颜,也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要放手了。



可结果呢?没有。



 他恨自己面对金有谦时才有的优柔寡断,他也曾违心的将这一切怪罪于对方。



狠不下心,犹犹豫豫的拖到现在,对金有谦的感情也越来越难以割舍。 



感情的迷局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追,明明对方就在眼前,明明只要伸手就可以抓住,但懦弱胆小的自己就连迈出一步的勇气都被对方毫不留情的斩断了。



 “我喜欢Jackson哥啊,BamBam你知道吗!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他吗!嘉尔哥…嘉尔哥……” 



对方酒后无意识的呢喃像是利剑一样,狠狠的插在BamBam早已滴血的心上,没有伤口,只有疼痛。锥心刺骨,刻骨铭心的痛。 



真是残忍啊金有谦,比赛还没开始,抢跑的自己就被罚下了,输的也真是难看…哦不,自己连输的资格都没有了呢。



 冲动下的BamBam不可遏制的做出了荒唐的事。



 他决定帮金有谦追Jackson哥,前提是金有谦必须得和自己在一起。



 “呐!有谦你是不是喜欢嘉尔哥啊。”清晨的第一句话,在对方睁开眼的一瞬间问出口。 



对方显然没料到BamBam会这么说,支支吾吾的不肯出声。 就像是自己预料到的一样,对方虽然一言不发可是表情却出卖了自己。



 BamBam忍痛,勉强的憋出一个微笑“哎一古~怎么不好意思承认啊!”



 “有谦你,要是真喜欢Jackson哥的话,我可以帮你。”一字一句的,施以重创。



 对方猛地抬头“真的?” 



很高兴嘛…呵… 



“对啊对啊!你也知道Jackson哥和我很亲的对吧!”一步一步地诱导,拿心在赌。



 “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就帮你!”还是微笑,不动声色。



 金有谦一瞬间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BamBam。



 “不行!” 



“为什么?你不喜欢他吗?” 



“喜欢,之所以喜欢才不想和别人在一起。”有谦的坚决和认真相比之下自己的卑鄙还真是不堪啊… 



因为爱你,所以不择手段… 



“我和你在一起,既可以看看Jackson到底喜不喜欢你,如果不喜欢我也可以帮你忘掉他啊,对吧。”对方毫不犹豫拒绝的话还是使BamBam的脸在一瞬间变得苍白,上赶着都不要,自己也真是可以。



 “可是……”有谦开始犹豫,他不想答应,可BamBam开出的条件太过吸引人。



 BamBam向来和Jackson哥最亲,如果……不行不行!这样对BamBam太不公平了。



 “有什么可是的,行不行!”BamBam望着他,眼中折射出的光彩,砖瓦琉璃般五彩斑斓的耀眼,从未有过的认真让金有谦动了心。



 “这样不就对你太不公平了吗……”受不住般的低下头,有谦小声的说。



 呵呵…是在关心我吗… 明明是自己被骗了,干嘛替我担心啊! 所以我拜托你求你别对我这么好…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更加觉得自己自私,更加觉得自己的渺小…



 努力的吸了吸鼻子,用手扇了扇,憋回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



 “我啊,没关系啊,反正也没损失点什么对吧。” 是啊,也没损失点什么,大不了就是心吗,我捧给你好不好。



 他最终还是答应了,折服在自己的自私与卑鄙下,也在对Jackson的喜欢下低下了头。



 “为什么要这么做?”临走之前他问。



 “没什么,你不用多心。”故意装作无所谓的招招手,转身快步离去。



 对啊,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爱你…… 



据说灰尘的直径在100纳米以内,光照射在灰尘颗粒上时发生漫反射,反射光射入人的眼睛里,所以人就看到了灰尘。 我对你的爱就像这样的尘埃,弥漫在空气中,卑微而渺小;但又不像尘埃,因为这样禁忌的爱情注定见不了光,又怎么能入的了你的眼?

最特殊的人【VI】

【VI】



人啊,在面对问题时,总是想着能拖一天就拖一天,反正天一时塌不下来,地也不可能凭空裂开难道不是吗?



 Jackson想着既然事情如此之乱,自己也没个头绪,那就先放下好了。




 马上就要回归了,练习变的更加紧密,每一天都在汗水中度过,伴着夕阳的余韵回家。这件事就好像蒸发了一样,随着水雾飘散开来,在空气中不留一丝痕迹。




 彼此心照不宣,谁都没有必要,在如此紧张时期提起这件事。




 可有谦却再也按耐不住了。





 自从BamBam在从Jackson哥生日那天的隔天回来时,有谦就感觉怪怪的。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但就是莫名心里慌慌的。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自己的手中被抽离了一样。消失在幻境中,梦醒了,自己徒留满脸泪水。 





有谦喜欢BamBam,不是亲故的那种喜欢,却是不可言说的那种爱。这是一个秘密,一个属于有谦自己的秘密。




 他喜欢看着他笑,只对自己笑的那种,眼睛眯成一条缝,嘴角弯成他喜欢的弧度,心动。他喜欢他的搞怪,恍恍惚惚红红火火晃晃悠悠带着致命的魅力。他也喜欢他故作的坚强,没有眼泪,心中的痛只有自己知道,这就好像只有我们之间才固有的牵绊。





 他看着他说话,看着他吃饭,看着他录节目,看着他玩耍,看着他睡觉,只看着他,只想看着他。 





他们的关系很亲,他一直都很庆幸自己和BamBam算是同岁,那样他们之间才没有年龄上的隔阂,就连距离都可以忽略。





 那如果,一切都按照自己的预想来该多好啊!




 本来,本来以为只要自己默默陪在他身边,默默喜欢着就好了,可是好像越来越无法满足了呢。




 想要抱他入怀,想要他的眼睛从始至终都看着自己,想要从他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想要他只想着自己,想要……想要他只属于自己。




 真tm的疯了…呵…… 





纵使想了这么久,念了这么深,脑海中却清晰地知道。




 BamBam他,不属于任何人…… 




呵呵……真的是这样吗?





 BamBam变了,却也没变。




 他开始发呆,有时候是一会儿,有时候是几个小时,但有时候甚至是一天。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自己叫他他都得反应好长时间。




 自己干着急,却也无可奈何。 问过,但却只得到一句没事一样的敷衍。




 纵使这样,有谦还是看出了端倪。




 BamBam他,最近好像和Jackson哥有问题吧…… 为什么要躲着Jackson哥呢?




 Jackson哥一靠近,BamBam就以各种理由开脱跑到自己身边,眼睛却不时向Jackson哥那里瞟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这样,好像也不坏不是吗?





 说真的。自己啊,好像一直都很羡慕Jackson哥呢… 真好……能得到BamBam主动的靠近,能抱着他肆无忌惮,能和他一起笑一起疯,真好…真好…… 





莫名的不爽,BamBam他!为什么老是躲着我!什么啊!真的是快疯了!





 自从那一夜后,莫名其妙的,BamBam就开始疏离了自己。





不再无时不刻坐在自己的腿上,看向自己的眼神虽然笑着但却感到空洞,自己亲昵的接触也变的抗拒。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使劲的甩了甩头,低垂着眼睛装睡。




 唉!最近真的是乱死了,自己果然不是善于思考的人啊…… 





突然,面前被人影笼罩,Jackson像是感知了一样睁开双眼,在看到面前人的腿时,刚想兴奋的叫BamBam的名字,却不想定睛一看瞬间失落的又低下头。





 什么嘛,好像比BamBam的腿还粗一点点…(话说你是扫描仪吗?) 





Mark看着Jackson一瞬间的表情变化,情绪落差,心中疑惑不解。是在,等着什么人吗?





 见面前的人还未抬头,Mark无奈,只得伸出手。 “讷!给你的水,看你刚才一直在找,很渴吧。” 





Jackson闻声抬起头,收起失落的表情“谢谢啦。” 





这是在搞什么啊,表情竟然这么明显。真的是在等别人?





 “你在等谁吗?”几乎是没有思考便问出了心中想要知道的问题。




 “啊?…啊…没有啊…”Jackson显然没料到Mark会这么问,大脑一瞬间短路。




 “真的?看你的样子,好像在期待一个人啊…”Mark背过双手紧攥着,略带不高兴的呢喃着。






 “真没有,大概是睡昏了的缘故吧。” 有这么明显吗?我的表情,真的这么明显吗? 看来,真的是疯了呢……





 到底是为什么啊,BamBam…… 




Jackson他,为什么要说谎,明明这么显而易见难道不是吗? 




同一个房间里的两个人,不一样的两个想法,源头却都是同一个人,究竟只是巧合呢,还是事情本该这么发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