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荼蘼

Who cares.

【勇维】for him .💙

题目源于戳爷的一首歌《for him.》特地字母小写 这首歌是戳爷写给他男朋友的歌😄


原标题All I Need Is Ü ä¹Ÿæ˜¯ä»–è¿™é¦–æ­Œçš„ä¸€å¥è¯ 


|甜文N部曲第6部 接现实向勇维 ps.我没开车。


|虽然是看起来有点无差,但确实是勇维,所以微博上标签会是勇维 我认为吧。

|时间线大概是原作往后走两年吧😃😃

大家食用愉快,大半夜三点写完文笔有点渣😘😘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在这一刻就马上去死。



“我讨厌维克托!”



哦,是吗,原来自己早就从偶像,或是说向往憧憬的人倒退到了厌恶的人的位置上了?



勇利有些慌了,在急急忙忙气头上喊出这句违心的话。他看到维克托因为这句话的冲击,静止的站在原地,依稀可见的身形微微晃了一下,眼睛睁的大大的,不可置信。



还真是不可置信,无论是对于维克托震惊的面容还是自己原以为从来就不会脱口而出的话语。



可事实就是如此,他做了,并且做的彻底。但可笑的是,他忘记了为什么会这么说的理由。



因为吵架。



在一起的2年,磨合什么的大大小小,总会出现意见不合或是仅因为一点微不足道就争吵的事。可从没像今天这样严重。



他希望维克托也像他那样,生气地喊出“我也最讨厌勇利了”什么之类报复性的话语。可是没有,只剩下仅仅维持了一秒的震惊。



对方平静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这样的情况让胜生勇利有种莫名的挫败感。他不知道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他从来就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但是为了让维克托拥有绝对的自由,他还是很愿意去控制这种看起来丑恶不堪的情绪,他不希望维克托因此远离他。



他的恋人,真的是太受欢迎了。以至于将他逼疯了的占有欲终于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他看见,那个新起之秀抱住了维克托。



维克托回以笑容,看起来闪耀极了。但在胜生勇利眼里,那种灿烂的笑容,是个讽刺。



明明,已经把你从全世界手中抢过来了…凭什么,对着除了我之外的人,将你最美的瞬间,泄露出来!



愤怒的极致便是失去理智,他只记得被冲昏头脑的自己一步一步走向两个人,然后,他打了他。狠狠的揍了那个新起之秀。



看吧,你没资格靠近他。



然后,他用力拽住维克托的手腕就将他强行拖走了。力气大到回到家后,他看到维克托手腕上出现一圈青紫。



欧洲人的白皙皮肤衬的淡紫色更加明显了,胜生勇利感到了心疼与愧疚。



再然后呢,他们为了这件事激烈的争吵着,彼此各持己见,谁都不愿先服软,而勇利也没有像平时那样迁就着维克托,他认为这是自己的底线。



在自己的范围里给予绝对的自由,但不是放纵。



或许我是让他感到压抑了,勇利这样想,可他是知道的,我本就如此,在对待维克托的事情上,总是失去理智。



就像现在,多么不可饶恕的话,但覆水难收。



他想要试图挽救一下,可对方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维恰!”



回答他的只有门“碰”的一声巨响,维克托他,离家出走了。



更加令人沮丧的是,他根本没有一丁点的借口去请求原谅他回来。



胜生勇利,你果然是个懦弱,自以为是的家伙。



而这样盲目跑出家门的维克托呢,他只是游荡在街上,晃晃悠悠的手拿一瓶伏特加喝着,但你是知道的,喝酒只会让人徒增烦恼罢了。



勇利的那句话无疑是那场争吵的导火索,维克托的愤怒也在那一刻被点爆了。但是他没办法发泄出来,天知道为什么想像平时一样吐出恶毒字眼的自己在看到勇利的脸时奇迹般地感到了一阵无力感。



他,说不出口。



不论是针对哪一点,他都可以找到漏洞回击过去,可是他不能,他也不想,他害怕自己盛怒下语无伦次的字句会伤了他爱的人,所以他选择了离开。或许冷静过后,我们会重新整理再出发。




等到了街上,面对前方尽头的黑暗,路灯垂坠下来的微光,明明早上还熙熙攘攘的闹市转眼间变的空旷凄凉,维克托竟不知道要去哪里。



目的地真的很近,或许只差一个街头,再或是一个拐弯。满怀欣喜的跑过去,忽然就挪不动脚了。



什么都未想的自己突然跑出来,去哪都成了阻碍。



伸手想要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却发现匆忙中将它遗落在了沙发上,不得已望向手表。



9:30 pm. 真的是很晚了,话说勇利会不会追出来?



维克托嘲笑自己现在还在妄想,自嘲般的哈了一口气,袅袅白雾在面前升起,长谷津的夜晚还真是寒冷啊。



裹了裹单薄的外套,另一只手却不停的向嘴里灌着酒。再也不会,像从前一样温暖了。



说是无意识也好,直觉也罢,就这么来到了海边。



晚上的风挺大,刮的海平面一层一层的褶子,远方挂着一轮银月,只是发出的光亮太稀薄,周身都没有星星相伴。



维克托蹲下小心翼翼的坐在边上,放下酒瓶,蜷缩着抱膝坐好。轻轻的将脸贴在膝盖上。歪着脑袋,他看见大海的边界,延伸到目不能所及的远处。



只有大海才知道他的边界会有多远。但无论如何,总会有沙岸限制着它。



再也没有人会在阴天陪着我看海,无奈笑着告诉我黑尾鸥不是海鸥了。



维克托轻闭双眼,睫毛颤抖着,像是沾上了海面吹拂而来的水汽,微微变得湿润,凝结着滑落。



如果可以,我希望一切可以重来。



就从第一次遇见勇利的时候,倒转时间的沙漏吧。



天啊,他可真傻,明明默不作声的喝酒却突然和克里斯他们尬起了舞,真是可爱的家伙。



维克托笑着注视着此时人群中心的勇利,他知道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像喝多了一样,和他一起接受人们的视线。而再然后勇利会蠢的将领带系在头上一扭一扭的抱住自己,说出那个让他心动的承诺,也是活了二十几年来维克托唯一记得的约定。



虽然,也许大概可能,酒会的另一个主角早就忘记了有这么一件荒唐却美妙的事了吧。所以说,应该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这么珍视着勇利醉酒后的玩笑的才是真的蠢吧。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维克托想着既然重来,那么就怎么也不能让勇利近身才行。这么思考着,维克托迈开长腿大步向出口走去。



就快要踏上门口的红地毯,背后传来的叫喊声却让他暗叫不好。



“维克托是要离开了吗?hey!你的手机可落在这了!”



好吧,是闺蜜克里斯还有…那又一次忘记了的该死的手机。



所以说,为什么要认识这么个人啊。



果不其然,等到自己转头并走向克里斯企图要回手机时,自己的腰部被死死的禁锢住了。



“呐呐,是维克托吧!”



和从前一样,维克托一脸懵的看着面前突然冲过来的胜生勇利。



真是该死!明明已经经历过一次了,为什么心还是怦怦的乱跳。维克托抚上胸口,轻微的按压警告着这不受控制的心跳。



“维克托,来我家玩吧,我家可是开温泉的!”



好啊,和你玩。



“维克托,如果今天的比舞我赢了,就来当我的教练吧。”



这种话,赢了再说?



“Be My Coach!Victor!”



好啊,做你的教练,输赢已经不重要了。



脖子一沉,胜生勇利使劲向前凑,温热的刺鼻酒精味拍在维克托脸上,他觉得此时此刻自己肯定也是醉了,不然脸为什么会这么滚烫,为什么会再一次答应他这个看似不可能的要求?



想要彻底摆脱过去的前提是,你要有一颗坚硬的心。



可事实上,维克托这辈子也不会有了。



简直是重新走过了一遍一模一样的人生。



意外的告白-暗自答应,自顾自地忘记-做他的教练-明白love&life-订婚-金牌结婚.



这根本就是翻录,甚至是争吵的次数,sex的场景都一丁点也不差,细枝末节什么的也是照搬原样。



并不是说维克托有多想要忘记和胜生勇利度过的每分每秒,相反他很珍惜甚至是希望余生都如此相伴。但是他知道,后来的日子持续恶化,幸福终究还是变成了泡影。他想要在开始就就此了结,省得日后不必要的心伤。



可剧本就像是订好了一样,他根本不会为你改变分毫。



那一天还是到来了,他们互相站的很远,空气中流动着昔日快乐的片段,然后窗户一开,就随着冷风溜走了。



所以说,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维克托一句话也没多说,他在等着勇利吐出那句让他心碎的话,然后独自一人拾捡碎片拼好。



可意外的是,偏偏这一段和剧本有出入,胜生勇利什么也没说,只是靠的越来越近,等到鼻尖碰鼻尖时,伸手一把抱住了维克托。



“对不起,不该这样的,我爱你。”



对方的话穿过耳道一字一句砸在心上,久违的悸动袭来。



维克托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回抱住那温热宽厚的背。



“我也爱你。”



维克托是被冻醒的,他看着四周空无一人的海滩,空气中刮过的风越来越冷了,不知怎的他却油然而生一股温暖。



我的心脏因为一个梦,换句话来说一个看似真实的梦哄的暖洋洋的。



正当他要起身离开时,去突然发现不远处,一个温和的光源正在靠近。



维克托眯着眼睛向前走,



是勇利和马卡钦!



勇利一只手牵着马卡钦,另一只手提着他们俩去国外定做的手提灯。



话说当时还被尤里奥嘲笑了很久,说什么只有老家伙才要这些复古没情趣的东西。



手提灯散发着暖黄色的光辉,在无尽的黑暗里显得那么渺小,可维克托却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被照亮的。



他笑看勇利一步一步的靠近,松开马卡钦的狗链拿过厚厚的外套披在维克托身上并向他伸出手,



“那个,马卡钦要来找你,我就带他过来了,咱们,回家吧。”



不是那个随时都会生闷气的勇利,而是那个动不动就会害羞抓头发的只属于维克托的胜生勇利。



明明是自己要来的,为什么要让马卡钦背锅,所以说,这样的勇利真的是太狡猾了。



然后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或许,他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开心吧。



“好啊,回家。”



他交出自己的一只手并用力握住勇利发烫的手十指相扣,人生执手相伴。



“醒醒!维克托!醒醒!”恍惚中,他耳边传来勇利的叫喊声。



费劲的睁开双眼,头顶的灯太过明亮,实在是晃人眼,于是维克托不禁皱起眉。



像是察觉到这一点,胜生勇利起身关掉大灯转手打开一旁的小夜灯。



意识逐渐归位,维克托整理好看向勇利,目光中是从未有过的热切。



“所以,你是做了个自己觉得真实的梦?”



胜生勇利士下坐的看着面前笑的一脸荡漾的维克托,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



“都说了不要看日本的那些玛丽苏电视剧了!学日语也不用这样吧。”



“什么嘛!勇利不爱我吗?”



维克托一脸委屈,双手紧紧扣在一起,在内里用手指画着圈圈。



每当这时,胜生勇利就知道,自己怕是永远也赢不过自己恋人了。



“梦境都是不现实的,纵使做的有多么真实,终究是触不到实感的镜花水月罢了。”



勇利一脸说教的表情看着维克托,企图让对方明白一点自己的意思。可维克托从始至终都只是低着头。



“勇利你还是不喜欢我了…”可怜兮兮的出声,在勇利看来,那可爱的心型嘴怕是要碎了。



“我说的是,胜生勇利才不会对维克托说出这样的话。”



“无论是何时,都不会讨厌维克托的。



也请,维克托不要讨厌我!”



郑重的士下坐低头请求着,胜生勇利觉得光是等维克托的回答,自己就用了大半生的时间,可幸运的是,终于还是等到了你。



“果然,最喜欢勇利了!”维克托扑向勇利,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双腿交叠滚在床上。



不要说这么犯规的话啦,明明什么都不知道的难道不是吗?



做我的教练吧,维克托。无论多么的荒唐,以恋人的身份,Be My Coach!这次,再也不会忘记了。



“如果可以,我希望胜生勇利从没说过那句混蛋的话。”



“如果可以,我想让维克托知道,不管过去还是未来,梦境还是现实,All I Need Is Ü.💙”











请不要大意的留下小❤️❤️吧~(这么渣还小心心,作者大概是想多了😂😂)


(话说,下一篇是直男勇x主动维,应该是现实向,但是吧,不太好撸,要不写成论坛体??😅😅)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