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荼蘼

Who cares.

【勇维】Wildest Dream🎈 (点梗里的4)


我发了个点梗的,老有人想说看第4个梗,但实际上,我第4个已经写过了。(虽然写的很渣)

因为敏感词汇,所以当时只有个链接,以至于好多人都没看到吧。😂😂




|甜文N部曲的第四部(其一)霸气勇X吃醋维
|第四部大概只会有两个梗
|全部都是现实向 第一部完结 第二部只写了其一没完结 第三部没写
|临时一个脑洞 N部曲具有时间线 所以根据时间 只能挪到第四部 所以先写了第四部
|末尾的H会重开写道勇维H n部曲里
|最后 时间线可能有BUG!




甜文N部曲第四部

1.
不知道是该说不愧是战斗民族天生彪悍,还是说或许就连上帝都十分眷顾这个花滑界的传奇人物。

尽管时隔一年的空窗期,但对于这位冰上的帝王来说,好像并没有什么影响。于是在回归后的大奖赛决赛中,维克托又一次以远超第二名的成绩,毫无悬殊的拿到了金牌。

只不过唯一的区别是,知晓了love&life的他,终于成功打破了自己所创下的世界纪录。

就像是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一样,他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想,再一次重新带给观众惊喜。他的蜕变让世界为之震撼及享受。仿佛这个人,理所应当的获得赞美,荣耀加身。

而尤里和勇利分别以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好成绩列次其后获得银牌和铜牌。

更有甚者报道花滑界从此进入三强制霸阶段,一切看似都这么美好和谐,除去可以忽略的尤里咬牙切齿的样子。

不过十分不凑巧的是,有那么一个人,并不这么认为。

他是获得第四名的波奇选手,值得一提的是他作为今年的后起之秀,有着和维克托一样的一头银发,甚至是同样来自俄罗斯。

他的年龄偏小,算是刚刚20出头的样子,拥有较为英俊的外貌和与之相匹配的成为黑马的实力。

不过波奇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秘密。

比赛算是彻底的结束了,维克托微微向后退几步,鞠躬致谢然后挥手离开。

胡乱的用毛巾揉擦着湿滑的头发,水珠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滑落至胸膛,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维克托打开更衣柜打算换上衣服。

等终于穿戴好整齐时,维克托特地在身上多喷了喷香水微笑着转过身,打算去找勇利。

只是来到勇利的休息室时却发现勇利正在与从未接触过的波奇选手争论。

好久没见过勇利脸憋的这么红的时候了,所以究竟是在说些什么呢?

带着莫名的好奇心,维克托决定不要贸贸然闯进去,而是悄悄扒着门边偷听。

透过门缝,他清楚的看见波奇将双手搭在勇利的双肩上,由于背对着以至于看不太清楚表情,倒是勇利,脸上的神情不住的皱眉甚至开始伸出手推开了波奇。

然后勇利开始走来走去,角度的变换使得维克托终于看到了波奇的样子。

啊,是和自己一样的银发啊。对于这位波奇选手,维克托倒是有所耳闻。因为同是俄罗斯人再加上某些地方相像,波奇和维克托常被媒体捆绑报道。而波奇更有“小维克托”的美称。

嗯——他的表情看起来不太好。像是失落,难过更加杂着愤恨,以至于他漂亮碧绿色眼睛开始蓄起了薄雾,可就算这样嘴里还是不停的说着些什么,而他的话却好像让勇利更加的急躁生气。

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维克托用力将耳朵贴近想以此听清楚他们的对话。只是尔后他更宁愿自己没有这么做。

“勇利前辈,我是您的粉丝。自从在网上看到过您翻滑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我就不知不觉的被您吸引了。可以说是您激励了我。”

波奇缓缓的走向勇利,双手更是不安般的在身前乱搅着,睁着大大的眼睛,瞳孔中迸发出来的艳羡之情让维克托猛的一怔。

这种表情莫名的熟悉啊。

维克托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感觉闷闷的,握住门把的手也渐渐攒紧,这种不知名的情愫在胸腔中炸裂开来使得维克托感到十分紧张不安。按道理说,小猪有了粉丝本就是件令人欢喜的事,可为什么自己就是高兴不起来呢?

或许是不是变的太敏感了?

而那边的勇利听到对方的话时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依照惯例一般哦了一声,紧接着背书一样说出感谢的词。不是维克托的话,真是不习惯应对啊。

勇利本打算比赛一结束就去和维克托见面,可波奇的到来却将他为维克托准备的惊喜计划全部都打乱了。关键对方却一点都不自知,依旧自说自话的表达着敬仰之情。

这种事情,真是莫名的窝火啊,虽然不至于到讨厌对方的程度,可怎么也提不起笑脸来。

想当初,维克托可是在后辈中游刃有余啊,果然自家男朋友不是一般的受欢迎,看来这和维克托的好脾气还是脱不了干系的。

波奇当然也不是什么没有眼色的楞木头,他看着勇利一直点头微笑着却什么也不说反而不停的开关着手机就知道,对方实际上是在敷衍他。

可他却怎么也不想让对方离开,就算对方估计早已在心里默默捅了他好几刀吧。勇利赶着要去见谁他其实早就知道了,维克托再次斩获金牌,第一个表示祝贺的能不是勇利本人吗?

他虽然知道,但却也心怀不甘,可奈何又不敢太过张扬,但却也不愿忍气吞声。

他不喜欢维克托这个前辈,不光是对方能力在他之上,更是他喜欢的人却喜欢着维克托。他自认为论长相条件他不输于维克托,可不幸的是,这只是他骄傲自满的表现,在外人看来,可并不也这么认为。

就单论个人魅力而言,维克托就甩波奇好几条街。全世界维克托的追求者数不胜数,俩人的性格简直就是两个极端,这就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维克托多招人喜欢,波奇就多惹人厌。

实力更是不用说,这点没有人会抱有质疑。长相嘛,虽然波奇也是一等一的英俊,这就是他为什么骄傲的资本了。可维克托,虽然两人有些相像,可这不意味着波奇就可以到达维克托的境界。维克托的美丽并不只在于外在,他本身散发的气场就足够吸引全世界为之疯狂。

所以纵然波奇讨厌自己身上带有维克托这个标签,可他潜意识里却向着对方靠齐。

既然勇利早已不耐烦了,波奇也认为将对方压得太低,反弹回来的怒火估计也会惹火上身,所以他打算直接了当的说明来意。

“其实,我不只是只将您当作偶像,我喜欢你!作为恋人的喜欢!”

本来就被波奇磨的昏昏欲睡的勇利在听到对方爆炸性的发言时瞬间就清醒了。他看着对方认真的神情不像是看玩笑时,感到了难堪和无措。

这个…怎么办…他不像是维克托一样,见多了这种事情能够微笑着拒绝对方,他不希望对方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一样幸运,仰望多年的人会走下神坛人任其拥抱。

虽然现在这个时间点并不是那么的合适,可胜生勇利却越发的想见到维克托了,想要把对方揉进自己身体一般的想念逼的勇利想要立刻走人。

可他还是忍住了。

事实证明维克托的担心并不是敏感所造成的不必要。在他听到波奇对勇利的告白时,顿时呼吸一窒,几乎是控制不住的想要立刻破门而入,那个波奇明明知道勇利是自己的男朋友还敢这样做,该说他是太自信了,还是太痴情了?

可他也忍住了,这不是不打自招的说明了自己在偷听吗,要是勇利知道了,肯定会不开心的。况且,维克托自己也想知道勇利到底是怎么想的。

波奇看勇利除了惊讶并没有其他的什么厌恶之情时,愈发变的大胆了。

“我知道你是要去见维克托前辈。”

“什么?”

“我知道你喜欢他,可我并不认为这是爱,如果可以,我可以做的比他更好。”波奇猛的向前跨了一步,直视勇利的眼睛,高傲的点了点头。银色的头发在灯光下闪了闪,这让他整个人看着自信极了。

可勇利却一点不被吸引的样子,在他眼里,虽然对方和维克托一样有着一头银发,但维克托的头上可是落满了星辰的,耀眼的程度你是不及万分之一的。

“再说了,我比他年轻的不是吗?维克托迟早是要在咱们俩之前退役的,在冰场他陪不了你几年的。而我可以啊。”

“如果不是他,我怎么可能只是屈居第四位,冠军应该是我的才对。”

“勇利难道不是因为这个才和维克托在一起的吗?”

波奇越说越来劲,仗着勇利没有打断他而愈发放肆。可他不知道,对方之前未拒绝只是因为他没有触及到对方的底线,可现在,勇利觉得他快是忍不下去了。

“够了!”

“够了!”

响亮的怒吼同时从勇利口中和门外发出,屋内的人不禁一齐看向门口。

只见尤里拖着一脸沮丧的维克托走了进来,尤里脸上厌恶愤怒的表情表明刚才出声打断的另一个人是他。

波奇立刻赶到了杀气正绕着两个Yuri身边传来,恐惧和羞愤漫上心头。而看到维克托望向自己时更是腿软的差点站不住。

而勇利呢,看到维克托时略微感到了惊讶但更多的却是喜悦。所以他快速转到维克托身边,企图搂住对方时却被维克托不着边缕的躲开了。

他想要询问对方到底怎么了时,维克托身边的尤里却站了出来。

“混蛋炸猪排拌饭的少碰他!”紧接着尤里就将维克托拉倒了自己身后。

在维克托扒门缝时尤里就看到了,他也感到好奇,于是站在毫无自觉的俄罗斯人身后跟着偷听,却没想到目睹了这一面。

我去!这个波奇哪来的自信啊,这人是他随便想骂就骂的吗,猪排饭在干什么啊!怎么还不打他!还有维克托这个大西瓜!男朋友都要被抢走了还有闲心偷听??

于是尤里小天使秉承着无论如何维克托都是自己让给猪排饭的,怎么也轮不到让除他俩的人任意侮辱的正统思想,决定出手解决,就算这也是自己的一点小私心吧,于是就出现了四人大眼瞪小眼的一幕。

尤里大步走上前,双手在胸前交叉,望着波奇轻蔑的一笑:“呵,万年在我们之下的人,有什么资格评判他?”

要说尤里气人的功力也不在维克托之下,仅仅的一句话就戳到了波奇的痛处。

波奇在心中反复呼吸着,努力告诉自己要镇定。于是他不甘示弱的回击:“怎么,你也喜欢他不成?”边说边用眼睛轻瞟站在一旁的维克托。

看着尤里瞬间变的苍白的脸波奇就知道自己这是说中了。

“早就听闻维克托前辈私生活放荡,没想到啊,会乱成这样。后辈,维克托前辈是勾引了几个啊?”波奇脸上挂着胜利的微笑,看到维克托惊慌着抬起头。

“所以,勇利你是不是考虑…唔——”未等波奇说完,勇利的拳头就挥了过去,应声倒地。

嘴角渐渐渗出血液,右脸也在慢慢变烫红肿,这一切都表明刚才发生的事情既成事实。仿佛不相信一般,波奇挣扎着起身,眼中迅速积蓄着液体。

勇利保持着参赛时的造型,头发向上撩起,没有带眼镜的双眼阴沉着,全身散发着和平时完全不同的陌生气场。他走上前,站在波奇面前,不屑的看了一眼。

“关你屁事。”

继而向前又走了一步,抬腿又是一脚。

波奇由于惯性向后一倒,狼狈的瘫在身后的座椅上。

“第一,没有人告诉你身为后辈要对前辈保持尊敬吗?”

勇利撑着下巴眯起双眼俯视着波奇。

“第二,散播不实的言论有失道德底线吧。”


“第三,年轻又怎样,不能够代表什么的吧。”

“还有,关于你的那个问题,我为什么会喜欢维克托的那个,错了哦,真正的原因是…”

勇利摇了摇头,转身向回走,看到目瞪口呆的尤里和维克托,心下一笑。

“只有在维克托面前,我才是真正的胜生勇利。”

也是,只属于维克托的,胜生勇利。

说完便拉着维克托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因为老是说敏感词汇,所以最后一小段走微博 我真的没开车 不是H!!(因为是微博,所以放了全文,直接划到最后一小段吧)

真的不是开车!不是开车!😂

(预告:下一篇应该会是梗8,作家身份的勇维)😊😊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