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荼蘼

Who cares.

隐性上瘾【9】

既定的事实既然不能改变那倒不如顺其自然的好。

放手不代表BamBam能够完全不在乎金有谦的存在,可除了放手他又想不到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忍忍吧。就假装当他是空气。

虽说意志坚定,立意也比较深刻。但实际实施起来却远没有这么简单。

单不说他和金有谦一个宿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金有谦180的个儿,人高马大也无法将它和空气相提并论。

他在努力,就像是对金有谦说的一样,彻底忘了他。 必要且关键的第一步就是换宿舍。与其这样大家住在一起委委屈屈的,不如分开互不干扰。

于是BamBam背着金有谦偷偷和Jackson哥换了一下宿舍。Mark哥和他关系也很好,可以说所有成员和他的关系都很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要帮一下金有谦,就算是强推给他也好。亦如他当初不顾金有谦的反对,决然和他在一起。虽然是耍了一些所谓的手段,就算现在落的如此地步他也从未后悔过。

触碰过就好。

况且自己当初许下的诺言没能够实现,如今自己这样做算是变相的一种补偿吧。

只是他没想到,金有谦会因为这么一点所谓的小事找他。

“你什么意思?”房门被大力推开,金有谦皱着眉一脸恼怒的走了进来。

“怎么,就这么想躲着我?”

BamBam没有说话,仿佛没听见一样只是一脸淡漠的用刷子整理着衣服,一件一件的叠好,收起。

这到底是算什么?无视我吗?

久久未等到对方回应,金有谦大步向前,一把扯过BamBam手里的那件衣服,顺手使劲扔到了床的另一边。

手掌握着BamBam双肩的肩胛,瞬间拉近。

“我没有。”

BamBam直视着金有谦的双眼,

“我没在躲你,我只是累了。”
一句“累了”瞬间打破了金有谦好不容易撑起的怒火,就像是被抽离了气力一样,他苦笑着松开手,无助的下坠,瘫倒在床上。

“是吗…我让你觉得累了吗。”



BamBam静静的看着,看着对方由咄咄逼人变成现在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他感到不解,疑惑,心痛溢满。但他知道,此时能给他安慰的,不是自己。

“你知道吗,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鬼了?”

“噗…”本想正式的来个深情的金有谦瞬间破功,“你别闹,认真听我说。”

“我梦见了一座桥,桥的围栏上都是锁,那天雾很大,我就站在那座桥上,连尽头都看不到。”

“可是我看到了一个人,静静的站在桥边,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我都看不清他的脸,或许是他本就不想让我看清楚吧。”

“他在等我,他是这么说的。空气中传来回音,我挣扎着向前跑,他却离我越来越远,直到薄雾消散了,他也不见了。”

“只剩下一句话回荡不散。”

“什么?”

金有谦像是想到了什么,用手捂住脸,瑟缩着蜷进怀里,可他的一只手却悄悄抓住了BamBam的衣角,扣住。

“我在等你。”

BamBam惊愕,不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看着金有谦站起身,眼角依旧残留着没擦净的泪滴,一步一步的逼近自己,BamBam慌了神,转身就想要走出门。

可金有谦哪会让他如意,他伸手轻轻拽住衣角,一动不动。

“放开!”

“就不。”

显然是被逼急了,BamBam转过身,使劲一扯,衣服“次啦”一声裂开个口子,金有谦这才看清,这是自己曾经打算送给Jackson哥的衣服却没想到号小了就转送给了BamBam。

他竟然还留着?这是不是说明…

“这不意味着什么金有谦。”像是心心相通一样,BamBam看着金有谦一直发楞的看着自己的衣服就知道他正在想些什么。

他想的没错,我是舍不得扔,就算最后知道了衣服真正的来历。这是他自己深藏在心里的东西才不要让金有谦知道。

“现在好了,你满意了吗?我可以走了?”BamBam冷眼看着还在发呆的金有谦,伸手擦了擦衣服的撕口,一把抢过金有谦手里残余的布料转身握住门把手,用力向下。

像是想到了什么,BamBam没有立刻抬脚走出去而是站定,低下头,

“我们的感情就像是这样,本就不属于我的东西现在终于是被你彻彻底底的破坏掉了,就算是缝补起来也不会回到从前了。”

“所以,不要期望那个人会是我,BamBam他,再也不会等金有谦了。”

话毕,脸上传来湿热的感觉,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泪水不受控的脱出眼眶,泪流满面。

BamBam胡乱的擦了擦,打开门,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这是最后一次再为你流泪了。

再见了,金有谦。




——————我是分割线——————

好久才想起来更新 这是倒数第三章 马上完结了!!!☺️☺️❤️❤️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