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荼蘼

Who cares.

隐性上瘾【VII】

时隔好久了 估计你们都忘了吧…sorry啦…这章本来是另外一片的开头 没想到换到这里来了 还是挺合适的…☺️(我会说是这篇没灵感了吗~)以后会照常更的 不会拖很久!我保证!!!🙏


【VII】

“行了!别画了。”珍荣皱了皱眉,表情严肃的对着趴在玻璃窗上哈气的清瘦男孩轻声呵道。


男孩真的很瘦,背对着的身影抚过地板呈现出宽大衣襟下的蝴蝶骨,幽暗飘渺的暖色灯光下,黑影随着细瘦手臂晃动。纤细的手腕不赢一握,骨头突起反而衬的手指更加脆弱。


发白的指尖冻得通红寒气慢慢蔓延着伸向掌心。男孩目光闪烁,眼底沉郁的光明灭可见,紧抿着双唇固执的不肯停手。


【我要向你走去】


珍荣松开交叉的双臂,轻叹一口气无奈地走上前伸手握住BamBam冰凉的指尖。


动作似是一滞,呼出的气息打在玻璃板上雾气攀附,通透蒙上一层阴影,初印的字迹却显得更加清晰。


BamBam低着头,猛的攥紧了包裹着自己的温暖热源。


“为什么.”没来由的一句问话直接让珍荣呆楞在原地。


“为什么不画.”突如其来的发力,使尽挣扎着抽出双手,然后…推开。


用力张开手掌毫不犹豫的贴在冒着寒气的玻璃板上,BamBam低垂下眼睑望着珍荣歪了歪头。


【我想向你走去】


“因为很冷不是吗?会受伤的。”笑了笑,搞不懂一般的下意识回答。


“但也很漂亮的对吧.”BamBam轻移手掌,刚刚写好的字迹转眼被抹的一干二净。华灯初上,灯火通明,透过的光刺的BamBam双眼生疼。



“因为很不真实,所以才漂亮,所以才向往。但也正是因为不真实才更显得遥不可及吧。我想抓住却也只得到个影子。”BamBam握紧双手,斜靠着倚在窗边,蓬乱的头发一根一根挺直刺在玻璃窗上。


【Will you let it die or let it grow?】


当他问完这句话就立刻后悔了,什么玫瑰不玫瑰的呀,自己这么问后果什么的先不说,以金有谦的智商听得懂?


他现在还依稀记得对方眯眼疑惑不解的样子,轻吐出来的答案让BamBam一瞬间感到失望。


【抱歉,I don't know.】


简简单单的一句不知道就将自己全部的希望都摔得破碎掉了,你是听不懂还是装不懂?


珍荣不知作何回应,却只能固执的牵起对方冰透的手掌,十指相扣,抓紧。


“既然不真实那就别画了,放弃难道不行吗?”


【我要唱这首歌,然后向你走去】


放弃吗?不是没有想过的对吧。只是刻的太深太痛,竟然连当初为什么坚持的理由都忘记了。滚烫的气息早就伴着相握的双手透过清亮的薄雾一步一步沉入心底。不多不少刚刚好,既达到了杯沿的高度又不至于被溢出的液体烫伤,只是相激蒸腾出来的雾气终究是模糊了双眼。


【我看不清了 甚至是你的方向】



徒手抹掉好像会很难,因为你的双手会放开的对吧。


“好像真的挺冷了,不画了,擦掉吧。”



BamBam走近珍荣,张开双臂伸手环住他用尽力气直至指尖发白。脸深埋进肩窝,双肩不住的颤抖,一耸一耸的拉扯直至撕裂。肩膀骤然变的湿热,寒冷的气流吹过,凉彻入底。


珍荣侧过脑袋,轻轻吻在BamBam耳后。



“你真的愿意,不再等下去了?”


怀中的身体片刻变的僵直,环紧的双手有了松动的迹象,珍荣伸手扣住,肩中的脑袋似若有若无点了点头。



“因为这样,才足够温暖啊。”


【薄雾凝水 我找不到你了】


我冷才会想要放手,金有谦我等不了也不想再等下去了,因为不管我怎样追赶你都不会回头,那好,现在换我转身,只是在我身后的,永远不会是你。


【找不到 就散了吧】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