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荼蘼

Who cares.

隐性上瘾【VI】

【VI】


梦醒了,现实就像是热潮一般的推进,扑朔迷离的向前涌,拍打上岸。



脑袋昏昏沉沉的,周身一遭燥热无比,BamBam勉强睁开眼睛,酸软的,干涸的,伸手揉了揉眼睛,刚想要起身就无力的倒了下去。





摔倒声吵醒了昏睡在一边的有谦和Jackson。





“Bam呐,你醒了?有没有哪不舒服啊!”首先进入眼帘的是Jackson,他慌乱满脸焦急的握住BamBam的手。




真是个笨蛋…明明……不该这样的……






BamBam感觉心中像是打翻了苦瓶,瓶子破碎,棕色的液体漫溢,一股一股的向前延伸,灌溉入底。







面对最喜欢的Jackson哥,BamBam总是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恨不起来,甚至是讨厌都沾染不上。所以他总是笑。他笑,Jackson哥就笑,不可置否的他很喜欢Jackson的笑脸,总是很可爱,皱在一起做鬼脸丑巴巴的也让BamBam很开心。






愧疚感日渐向上缠绕,BamBam心里不舒服却想以此聊以慰藉。






他感觉自己无论如何都对不起Jackson哥,所以BamBam总是使尽百般方法想要让Jackson开心。可就是这种亲近在金有谦眼里却变了味。





像是报复掠夺后的炫耀让金有谦对BamBam在心底的厌恶更甚。





他摸不清BamBam想要做什么,所以他将疑惑愤怒归罪于BamBam借以让自己的情绪得以平衡。






本来就堪堪相交的两条线在误会的推动下骤然水平,紧接着渐行渐远。






“我没……事…咳咳…”BamBam开口说话,却猛地发现嗓子因为发烧变的干涩沙哑。






Jackson心疼的皱眉一愣,只有有谦反应极快的端了一杯热水过来。





“给,喝了。”金有谦站在床边,伸手端着水伸向BamBam。







BamBam一怔,虚弱的撑起身子挣扎着想要起身接过来却猛地被Jackson扶住硬压回床。






“你身体差还没好呢,我来就行了。”





可是我想自己拿过来啊哥…不需要哥,我只想凭着BamBam这个身份接近有谦啊哥…






虽然心里有点别扭,BamBam还是笑着默许了。







自己从来就,无法拒绝Jackson哥的请求不是吗…





Jackson刚打算伸手接过时,却一把被金有谦推开。






“还是我来吧。”金有谦面无表情的说着,伸手示意Jackson往旁边坐坐。






其实在BamBam想要拿过来时,金有谦就已经打算拒绝了,因为他知道以现在BamBam的身体状况是不可能立即起身接过来的。






但一听Jackson想要帮忙时,金有谦微微感觉,有点莫名的不开心。他不知道是为什么,此时想要握紧水杯的欲望更强烈了。所以他毫不犹豫推开了Jackson坐到了BamBam的旁边。






究竟是为了BamBam好,还是出于对谁的嫉妒亦或是些别的什么的,他不知道却也不想深究。







有些事情,逃避着,逃避着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化灰吹散,可有些事情,终将成为腐烂刻在心底的事实。





BamBam感到莫名疑惑,怔怔地不知作何感想。看着金有谦坐在自己身边动作轻柔的扶着自己,温暖的水流顺着喉咙涌向滑过胸腔,坠落包裹心脏。






金有谦轻轻抚摸着BamBam的背,一下又一下像是羽毛,抓的BamBam心里轻飘飘痒痒的。一阵恍惚,就像是回到了他们分手之前。








BamBam隐约感觉金有谦还是原来那个纯情结晶体的金有谦,而不是现在这个时不时会阴沉着脸的陌生人。






金有谦没变,变的是自己,是自己变的更贪心了。







从起初的只要远远看着就好到现在的渴望拥有,一直都源于自己的贪心。







喜欢是真的喜欢,不想放手却也是无可奈何。





放弃吧,BamBam曾这么对自己说。可金有谦忽然的温柔却让BamBam将这想法转身抛之脑后。







“哥能稍微出去一下吗,我想和BamBam单独说点话。”






Jackson不知所措,站在原地茫然的看着BamBam。





BamBam轻轻的点了点头,Jackson无奈了然的走了出去。






等到门“咔嚓”应声关闭,金有谦顺手拿过一旁的枕头放在BamBam的身后。






对于BamBam顺从但冷漠的眼神,金有谦竟忘了要说些什么。






空气在一瞬间凝结,两人互相对望着,无言。





短暂的尴尬。





“你想要说什么?”先开口的却是BamBam,他缠着手指紧紧的放在被子上。





“我……”





“我知道你想问我到底要干什么,能不能离Jackson 哥远点对吧。”BamBam低着头,过长的刘海遮盖住眼睛,令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不是,我……”






“其实我也想,我也想忘了你,你看,我现在不是正努力着了吗。我根本不会对Jackson哥怎么样,我很喜欢他,就像是弟弟对哥哥的那种喜欢。呵…你知道吗,就是正因为那种喜欢,我才无法做到去恨他,做不到恨我也做不到面对。但请拜托你不要把我想的那么不堪,我是爱你但尚存理智,金有谦,别那么残忍!”






BamBam抬头激动的大吼,松开手指猛的拍在棉被上,苍白没有血色的脸染上红晕,眼睛依旧是亮晶晶的,只是缺少光辉。





你做到了,你还是做到了,在金有谦面前保留最后的尊严。 其实金有谦,没你我也行难道不是吗。






这算是,变相的自我安慰吗?






“我就是想说,还难受吗,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







本想着无论金有谦又说出怎样的话,BamBam都选择不在为之伤心。






可实际上金有谦仅仅一句话就让BamBam接下来要说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泪珠顺着脸颊缓缓地流下却让金有谦骤然慌张了起来。






BamBam看着金有谦,眼泪卡在眼眶里像是放大镜,金有谦的脸无限放大到眼前。




金有谦不知所措的抱住BamBam,哇地一声BamBam趴在金有谦怀里哭的更凶了。





记忆中,金有谦从未见到过BamBam哭。可实际上,BamBam是没有眼泪的。可没有眼泪不代表没有悲伤。





金有谦用力的抱着,泪水染湿了胸前的衣料,很烫却不愿撒手。





金有谦的心不可遏制的颤动了一下,BamBam瘦小的身体揽在怀中,浑身的骨头硌的金有谦生疼。






真是太瘦了……为什么要让他承受这么多…







“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金有谦笨拙的哄着,手一下一下轻拍着BamBam的背。







“金有谦你个大混蛋,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你个混蛋……”BamBam哭着反反复复重复着,却让金有谦更加心疼。







“我是混蛋,我是,再也不凶你了好不好,不哭了。” 拜托你别哭了,不知道为什么,你哭的我心都碎了。





“金有谦,你喜欢玫瑰花吗?”





什么?





金有谦抬起头,望向BamBam糊满眼泪的脸,“玫瑰花?你是说Roses?”




“嗯”




“为什么这么问?”





玫瑰花?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呢?虽然美丽却芒刺毕露,自己可以说是喜欢的吧。





“不知道”





“But I got you this Rose,and I need to know ”BamBam擦干眼泪沙哑着嗓子,从未有过的认真的注视。





“Will you let it die or let it grow…”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