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荼蘼

Who cares.

隐性上瘾【IV】

【IV】


现实总是与理想相背,上帝也不总是会关上一扇门后就打开一扇窗。就像是在赌盘中徒手洒下的一盘钢珠,并不是投入的越多碰撞的机率就越高,尤其还是感情。


从说出那句话开始,BamBam就知道会有今天,金有谦会离开他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强行犯贱贴上去,被抛弃也是意料之中。


可是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后悔吗?他问自己。


他不知道,但也不想说谎。


他觉得自己就像溺水之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水涡的旋转下越陷越深。



 后悔过。大概是一秒,也许是一天。无数次的日夜,看着对方的睡颜,也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要放手了。



可结果呢?没有。



 他恨自己面对金有谦时才有的优柔寡断,他也曾违心的将这一切怪罪于对方。



狠不下心,犹犹豫豫的拖到现在,对金有谦的感情也越来越难以割舍。 



感情的迷局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追,明明对方就在眼前,明明只要伸手就可以抓住,但懦弱胆小的自己就连迈出一步的勇气都被对方毫不留情的斩断了。



 “我喜欢Jackson哥啊,BamBam你知道吗!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他吗!嘉尔哥…嘉尔哥……” 



对方酒后无意识的呢喃像是利剑一样,狠狠的插在BamBam早已滴血的心上,没有伤口,只有疼痛。锥心刺骨,刻骨铭心的痛。 



真是残忍啊金有谦,比赛还没开始,抢跑的自己就被罚下了,输的也真是难看…哦不,自己连输的资格都没有了呢。



 冲动下的BamBam不可遏制的做出了荒唐的事。



 他决定帮金有谦追Jackson哥,前提是金有谦必须得和自己在一起。



 “呐!有谦你是不是喜欢嘉尔哥啊。”清晨的第一句话,在对方睁开眼的一瞬间问出口。 



对方显然没料到BamBam会这么说,支支吾吾的不肯出声。 就像是自己预料到的一样,对方虽然一言不发可是表情却出卖了自己。



 BamBam忍痛,勉强的憋出一个微笑“哎一古~怎么不好意思承认啊!”



 “有谦你,要是真喜欢Jackson哥的话,我可以帮你。”一字一句的,施以重创。



 对方猛地抬头“真的?” 



很高兴嘛…呵… 



“对啊对啊!你也知道Jackson哥和我很亲的对吧!”一步一步地诱导,拿心在赌。



 “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就帮你!”还是微笑,不动声色。



 金有谦一瞬间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BamBam。



 “不行!” 



“为什么?你不喜欢他吗?” 



“喜欢,之所以喜欢才不想和别人在一起。”有谦的坚决和认真相比之下自己的卑鄙还真是不堪啊… 



因为爱你,所以不择手段… 



“我和你在一起,既可以看看Jackson到底喜不喜欢你,如果不喜欢我也可以帮你忘掉他啊,对吧。”对方毫不犹豫拒绝的话还是使BamBam的脸在一瞬间变得苍白,上赶着都不要,自己也真是可以。



 “可是……”有谦开始犹豫,他不想答应,可BamBam开出的条件太过吸引人。



 BamBam向来和Jackson哥最亲,如果……不行不行!这样对BamBam太不公平了。



 “有什么可是的,行不行!”BamBam望着他,眼中折射出的光彩,砖瓦琉璃般五彩斑斓的耀眼,从未有过的认真让金有谦动了心。



 “这样不就对你太不公平了吗……”受不住般的低下头,有谦小声的说。



 呵呵…是在关心我吗… 明明是自己被骗了,干嘛替我担心啊! 所以我拜托你求你别对我这么好…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更加觉得自己自私,更加觉得自己的渺小…



 努力的吸了吸鼻子,用手扇了扇,憋回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



 “我啊,没关系啊,反正也没损失点什么对吧。” 是啊,也没损失点什么,大不了就是心吗,我捧给你好不好。



 他最终还是答应了,折服在自己的自私与卑鄙下,也在对Jackson的喜欢下低下了头。



 “为什么要这么做?”临走之前他问。



 “没什么,你不用多心。”故意装作无所谓的招招手,转身快步离去。



 对啊,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爱你…… 



据说灰尘的直径在100纳米以内,光照射在灰尘颗粒上时发生漫反射,反射光射入人的眼睛里,所以人就看到了灰尘。 我对你的爱就像这样的尘埃,弥漫在空气中,卑微而渺小;但又不像尘埃,因为这样禁忌的爱情注定见不了光,又怎么能入的了你的眼?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