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荼蘼

Who cares.

隐性上瘾【III】

【III】 



这几天好像一直过的很太平,但太过平静,其中暗涌的危险当然也就被掩盖的无声无息。 



Jackson从中国回来了。中国行程一结束,Jackson就火速订机票飞到了韩国。



 终于还是赶上了,wuli BamBam的生日啊! 



“BamBam!出来啊!哥回来了!”Jackson破门而入,提着一大堆礼品袋。 嚣张却略带兴奋地叫着,摇头晃脑的甩了甩手上的东西。 



先出来的,是脸上带着无法收敛的笑意的有谦,有谦连走带跑的抱住Jackson,活像一只大型犬。



 真好,你回来了真好。 



Jackson也笑着,微微向后退了一步,脱离了怀抱。 



随后出来的是闻声的BamBam和Mark,BamBam不慌不忙的走出来,却在看到有谦高兴的表情一瞬间失落。



 有谦他,好像很开心呢。




也对,喜欢的人回来了,任谁都会控制不住吧… 自己…好像很久都没看到过有谦笑的这么肆意了吧…



 失落只是一时的,毕竟这种事情别人还是不知道的好。 



像是没事人一样伸出双手猛地扑到Jackson身上,Jackson随即扔下手中的东西,接住了BamBam,开心的揉了揉BamBam的头,亲昵的一个深拥。



 “怎么样~wuli BamBam想我了没~~哥可是好不容易赶回来的!生日快乐啊!my baby Bam!!”抬起胳膊将BamBam直接抱起来转了一圈,兴奋的看着对方,猛地放倒在沙发上,继而压了上去。




 过分亲密的姿势,成员们都知道俩人关系好,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打着哈气坐在了边上。




 只有有谦,阴沉着一张脸,微微低着头,过长的刘海微遮住了眼睛,洒下一片阴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呵……他到底想干什么?真是碍眼……




 眼看着Jackson和自己的距离就只有几厘米,BamBam伸手推拒着挣扎着坐起身。 




“哎呦,哥这是在干嘛呀,想,想哥什么时候回来行了吧。礼物呢!!”说着双手一摊,傲娇的扭过头,一副包租婆收房租的样子。




 真的想吗……真的是想Jackson回来吗?呵呵……BamBam啊,你别再骗自己了……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之所以别过脑袋是因为不想让Jackson看见自己瞬间变的苍白的脸… 




有谦他,刚刚好像生气了… 是因为自己离Jackson太近的缘故吗…自己喜欢的人好像把自己当情敌了呢…真是悲哀… 




苦笑着,身体开始变的无力,眼前也模糊着像罩了一层水雾,握紧的双手开始向外冒冷汗微微浸湿了衣摆。




 唔……头好疼……好难受…不行,这是怎么了…坚持住…… 双眼开始发昏,BamBam努力抬起眼皮,却只是徒劳… 




有谦显然沉浸在愤怒和不爽中,而Jackson也显然还在兴奋的找着礼物,其他人更是半眯着双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没有人发现BamBam的异样,世界都隐隐约约在变形,在狂欢。像个局外人一样,任凭自己怎么喊怎么叫都没有人在乎。 




也许,早就该脱离放手了吧……




明明,永远也不会得到回应的…… 




最先发现BamBam有问题的是刚出厕所的Mark。 




“BamBam!你怎么了!”Mark快步走上前,挨着BamBam身边快步坐下然后抱住。 此时BamBam惨白着一张脸,刘海早已被濡湿,打柳一般缠绕在一起,眼睛紧闭,眉头紧皱,嘴里微微呢喃着,看上去很难受。 




Mark抱着他,就像是抱着一个火炉。




浑身的骨头硌的Mark生疼。 怎么这么烫… 




Mark的一声惊呼打破了坠入自己世界的所有人。




 有谦立刻抬头,看向声源,心“咯噔”一声猛地被掐紧。





 BamBam…… 迈着大长腿迅速走到Mark面前,突如其来的张开双手将BamBam抢到怀里抱住。 




在感受到怀中人的体温时,无可置疑的惊愕了一下。



 怎么会,发烧呢… 



Jackson显然也被吓到了,抛下礼物挪到有谦身边,手轻放在BamBam额头上,也秒被惊到。




 “快!快!送医院!”Jackson说着,就想将BamBam接过来抱着送去医院。




 “不行!”一只手拦在了门口,Mark出声制止。 “不能送医院,BamBam是艺人,如果送去医院,一定会被记者趁机大肆报道,到时候BamBam生病的事就会被粉丝知道,他啊…最不喜欢让粉丝担心的,难道不是吗?” Mark解释着,推着Jackson坐回了沙发。 




刻意忽略掉金有谦嫖来眼神中的不解与微妙的嫉妒?Mark在心中笑了一声,起身去寻找发烧用的药。




 宜恩哥,怎么对BamBam这么了解…难道他,喜欢BamBam?




 恐慌开始扩散,金有谦攥起双拳努力将心中的不快压下,微微抱紧了怀中的人,伸出手紧握着对方的手。




 幸好平时准备工作做得不错,不过一会,Mark便拿着退烧药走了过来。




晃了晃手中的药,刚打算喂BamBam吃下去却不想被有谦拦住。 




“我来就好。”金有谦自顾自的抢过水杯,粗暴的抓起药片却在碰到BamBam时动作变的轻柔。




 有谦啊,护犊子呢?眼神像是要把我剐了一样啊…




 呵呵,这小子还真是有意思…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