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荼蘼

Who cares.

隐性上瘾【I】

【I】



“够了!我们,分手吧……”面无表情的说出思考已久的话,金有谦俯视着因为见到他而笑容满面的BamBam,双手插着口袋。 



几乎是一瞬间,笑容就这么定格,僵在了脸上。伸出的双手也就那么暂停在了半空中。 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BamBam微张开嘴:“有谦呐,你在开玩笑对吧!” 



伸手想要拽住面前人的衣角,却不想还未碰到便被对方用力的挥开。



 “开玩笑?怎么可能,我很认真.我们,真的不合适,还是分手吧…”有谦交叉双臂放在胸前,褪去了平常不时的羞涩,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就像是结了冰一样,说出来的声音冷漠至极,就像是在陈述一件理所应当的事。



 “不可能!真的一点也不好笑!”还是不敢相信,但心中的恐慌渐渐蔓延开来,BamBam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抱住有谦的腰,双手紧扣,不肯撒手。 



怎么会呢,有谦怎么会跟我分手呢!明明这几天还好好的,我在做梦的对吧!



 “呀!都说了分手吧!我没在开玩笑你听清楚!真是的!”轻而易举抓住对方瘦弱的胳膊,粗暴的使劲一拉,就将BamBam扯离开自己的身边,紧接着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一步。



 “我们当初说好的,我和你在一起你帮我忘记Jackson哥,可是现在呢,还是没用,我想我们也该结束了,不合适的终究不合适。”狠着心将这句话挤出来,金有谦依旧漠视着BamBam,眼中从未有过的冰冷像箭一般射穿了面前人的心。



 血顺着内脏流出来,一滴一滴溅在BamBam苍白的脸上,视线变的血红,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地开始疼。



 “你再给我点时间,拜托,…”挣扎着向面前人伸出手,同样的,再一次被无情的推开,渐渐变的模糊。



 “够了!不管多长的时间我都不会喜欢上你,你好自为之,我们好聚好散。”充满不屑和厌恶,就像是盯着什么令人作呕的东西,金有谦抬起脚,不顾身后人的拉扯,头都不回一下就走掉了。



 有多喜欢一个人就会有多残忍的对待另一个人。轻易得到的东西总是不被过于珍惜。可问题是,你到底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地步?



 无力感渐渐袭来,腿一软便倒在了地上,BamBam低着头,双手紧攥着衣边,用力到变得惨白,心,不可遏制的发疼。 



为什么这么对我,终究还是不行的对吧,不管怎么做都代替不了那个人在你心中的位置对吧,你到底还是看都没看我一眼,呵…还亏得自己犯贱贴上去,有谦你,应该更看不起我了吧…



 扯起嘴角,手捂住脸,手指间的缝隙中,苦涩的笑了。 



明明,明明,这么的喜欢你…就算被拒绝,也还是不甘心呢… 



透明的水滴打在地上,“嘀嗒,嘀嗒”的伴着逐渐走远乃至消失的脚步声,一步一步,毫不留情的将它踩碎,就像是摔碎了的眼泪,亮晶晶的,闪着绝望的光。



 BamBam向角落里爬去,蜷缩着,据说这是最安全的姿势,可是我,为什么还是感到害怕呢?



 “嘶”的一声,练习室里的灯一下子全灭了,一闪一闪的,在一片黑暗中显得格外扎眼。



 巨大的镜面将一切都照的非常清楚,包括坐在角落里的BamBam。 



猛的将手拿开,伸出手挥了挥,发现什么都看不见了。攀扶着起身,揉了揉酸麻的小腿,踉跄的向前走,想要将灯打开。



 小心翼翼的摸索,摁住墙面上的凸起, 反复试了试,发现灯还是没有像预计的那样亮起来。 



该不会是,停电了吧…



 “轰隆”,室外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大,噼里啪啦的下起了雨。 雨点打在地上的声音由于空旷寂静的练习室而被无限放大,一清二楚。



 一滴紧接着一滴,锤子一般的砸在BamBam心上,黑暗中,将身体缩得更紧了。



 焦急的猛地一摸口袋,一怔,手心变的冰凉。 



糟糕,忘带手机了…




 呵…还真是祸不单行… 



周围好黑啊,是在打雷吗?通常这个时候有谦都会过来抱住我的…现在想想,是因为Jackson哥也害怕的缘故吗…



 你在哪,我好害怕…,回过头来找我像以前那样抱着我,行吗…… 



黑暗中将头埋进臂弯中,斜靠着镜面,瑟瑟发抖。



 “唉…雨下得还真是大,幸好打上车了,好烦呐!得快点回去和Jackson哥视频。”金有谦坐在车里,不时看看手机,懊恼的抓着头发。



 计程车划过水坑,碾压然后溅起一地的泥和眼泪。



 喜欢与爱,终究还是只差了一个字,可如果错过了,破碎了一地的心要怎样才能拾起来完整的拼好?



 拼好了,伤痕累累的,也就再也不会感到,温暖了吧……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