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荼蘼

Who cares.

日子变冷

小时候的记忆中,身边总是很热闹,尤其是过节,尤其还是过春节,听着窗外噼里啪啦接连不断的鞭炮声,嘴里嚼着为迎接客人所摆放在茶几上花花绿绿包装的糖果,穿着艳丽新衣的身体微微往后一倒,卧在沙发中看着每年春节必备的联欢晚会打发时间,期待着明天将要踏上的旅程。


 那时的心情,真的很难用言语表达,如果非要形容的话,那么就像是面对极度严寒时,突然洒下的一缕阳光,将身体作为介质,照射到心底。你从来就不会担心,有那么一天,它会消失。 


也许是习惯的问题吧,总是自以为是的以为不管经过多长时间的洗礼轮回,身边的人和事,甚至是氛围都不会改变。 日子依旧过的如火如荼,每天都很热闹,不用按照剧本的安排发展,生活就那样顺理成章的进行。


 也许是对这种日子的重复度过感到厌烦,也许是青春期大脑错位的回路,也许是对于美好事物特有的破坏因子,反正种种“也许”错综复杂的交织叠加在一起,我开始抱怨,希望日子归于平静,平静的就像是湖面,微风带起的涟漪终沦为分开天际的一条线。


 其实有时候,平静比热闹更加容易,但有时却又更难。 轻轻关上门,手指一转,锁应声落下,周围一切漆黑,伸出双手,迈不开的腿跌跌撞撞向前伸,摸索,抓住,虚无。什么都没有留下,有的只是空气缠绕身边的飘渺触感。空旷,模模糊糊瞥见的光亮转眼瞬时被黑暗淹没,就像掉进深不见底的海,水流穿过手间缝隙,使劲合拢,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我抓住了水,触感是那样真实却又短暂,其实我知道,无论再怎么收紧手掌,他还是会想尽办法溜走,留你一人懊恼的呆在原地。


 妈妈的电话总是打破平静不合时宜的响起。


她会问我最近过得怎么样,一个人习不习惯。但更多的是催我回去和串门的亲戚们热闹热闹。而我,大多都委婉回绝,好不容易离开取得的短暂平静,就算不可能持续一辈子但现在也要牢牢攥紧。


 往后的日子里,手机响起的频率越来越低,独自在家的一天,平静的甚至一点声音都没有。


拉开窗帘,透过窗户,阳光依旧洒满地面,零零星星的,照亮整个快要发霉的房间。我看见外面,依旧是那棵树,那栋楼,那些人。


 打开窗户,小孩叽叽喳喳玩耍的笑声,大人迅速不断的脚步声,老人密密麻麻的唠叨声,随着温暖的空气,乘着凉爽的风,挤进久闭的房间,令人无法忽视的栖息在我身边。


 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却又只能像海中囚水一样,只是瞬间,却不是完整的,真真切切的感受到。 


在又一次接到妈妈的电话邀请时,记忆的光点相连,终于解开了我这几日的困惑。 


我询问妈妈过得怎样,因为好不容易等来的一通电话,让我瞬间明白了很多事情。


 她说,自从搬家以后,没错,我们搬家了。由于路程的原因,串门的亲戚渐渐变少了,每天的日子较趋于平淡,但是总有那么个别的日子,家中仍旧热闹无比,再加上新的邻居的互相往来,日子的气氛也才就降低了几度。


 再想想自己自从搬出去后的生活,似乎也没有像自己预料的那么冷清,只是自己没有注意到,平静的表面下,那颗惯于热闹的心。


 我回到了家中。 


生活还得继续,日子也在时间的打磨中渐渐变的圆滑顺利。所谓的日子变冷不过是相对性的,就像是春节,今年的春节又如何和零几年的相比,只是依旧充满欢乐,人和事的改变会令人产生错觉,日子,是否在趋于变冷?无关热闹和变冷,任何事物都是有相对性的,关键是看你怎么看。 


虽然每天仍会抱怨家里叮咣叮咣的惹人心烦,出门吵吵闹闹的让人无语,但是,你也会不可避免的默默喜欢上这种生活方式,就像是,你本该如此。 


生活,需要学会适应和享受,而不是抵触和逃避。 


end

by F.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