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荼蘼

Who cares.

夏亦短,暖亦长

他和她的相识,是在夏天,抛开无聊狗血的电视剧情节,也抛开乏味平淡的现实,他们的初遇,确实有点机缘巧合。 天空依旧是那么蓝,望不到边,像海。


夏天闷热的气息席卷了这个占有地球大部分土地的国家,在这个绵长却又短暂的季节,一切事物就像是静止了一样,有时候,只有靠仰视上空缓慢飘动的云才能知道,啊—原来风吹过。 


她不知道为何命运的转盘上,徒手洒下的一盘钢珠中,暂停页面,就像是打点计时器一样,无数种轨迹,他和她却会相撞且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唉……这一撞啊,就撞得不轻。但是怎么会!一直,撞到现在呢! 


无奈的无视讲台上老师越渐飘远的讲课声,她僵硬的掰过头,眼睛直视趴在课桌上蒙头大睡的他,唉叹了一口气,就像是刚才在心里重复的那样 有一种人啊,真的是越见越生气,简直是不受控制一样,每当你的眼睛倒映他的身影时,你的胃就会想像水龙头一样,将你中午好不容易塞进去的午饭全部吐出来。 这种人,就是他。 可又有一种人啊,你见了她,就会发自内心的觉得,你好像曾经从哪里见过她,不可名状的熟悉感穿梭在你脑海中,像放影片一样,一遍一遍倒,却什么也找不到。 这种人,就是她。


 他是林培,她是夏昀,他们的夏天,真的,很短暂。 


恍恍惚惚,时间真的过得很快。似乎在你只顾玩闹的不经意间,它就像破茧而出的蝴蝶,浴火重生的凤凰般,在你来不及眨眼或伸手时,悄然并迅速的飞走。你会感到惊讶,无奈,甚至愤恨,可实际上,时间这个东西,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你。


 她根本就没想到,再次与他的相遇,却是这样。 真真切切的,她保证,她真的是极力睁大她看似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看着他走下讲台径直走到她身后,坐好。 她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就像是本该紧贴后背的校服突然间因为汗渍的蒸发,在背后空荡荡的挂着,风灌进后背,乱窜一阵就从布匹的缝隙间渗出,回流旋转,然后吹过。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让她感到很没有安全感。 “喂!你怎么也在这啊?”忍不住的,她回头轻声询问。 “就是,转学呗。很好奇啊。”她盯着他冷冷淡然的表情,就像是胸腔中突然上升了一股气,偏偏卡在嗓子眼里。她,被噎住了。 心虚了一样,她慢慢转回头。继续假装认真的听老师讲课,思绪飘远,化作一团白雾,围绕在他身边。 


什么嘛…装作好像刚认识我的样子,哼!搞得我很关心他似的。 


日子平平淡淡的继续,他和她也终于在阔别一年后重新熟络了起来。


有时候和他走在一起,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羡慕的目光,她其实总是会想起,他们初遇时的情景。 


终于有一天,当他伸手夹住她的头像哥们般拖着她漫步在海边,海风,其实并没有这么冷,因为,这是夏天。


快要窒息的前一刻,她用力挣脱了他的胳膊,呼吸着,和他并排走。无聊的,并没有像多少青春爱情小说一样,他沉默不语,而她害羞般的低着头用脚踢着小石子。实际上,是他大大咧咧拉开外套的拉锁,不顾形象的一甩头,撸起袖子,弯腰在地上随手拿起一块石头,曲膝然后手轻轻一丢,飞出的石头在海面连跳四五下,带起无数波纹,最后尘埃落定,归于平静。似乎,大海并没有因为这位年轻小伙子的看似对他不礼貌的行为而染上一丝丝情绪,一切,还是那么的,无所谓。 挑衅般的眼神向她袭来,这使她生平第一次感觉受到了轻视,虽然,其实这个游戏很无聊。


像模像样般的复制粘贴他的动作,却只因不熟练与僵硬,最终以“咚”的一声和抛物曲线般的轨迹且伴着他狂妄的笑声,结束。 互相追逐,打闹,奔跑,累了便一起坐在海边。她问他,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 久久的沉默,久到让她觉得,其实他们,并不在一个空间里,就像是,平行空间。


他们就像看似相交却不在同一平面的两条直线,总是看似,却永远不是实际。


嗯。


鼻腔中硬哼出来的一个嗯字,浑厚却像是没有底气,重锤破壁似的将她从思虑中拉出。 她望着他,在他的眼睛里,她看到了月亮,星星点缀,独占鳌头。


其实我真的很怀疑,怎么会这么寸呢,咱俩会分在一个班。还记得,托陈馨的福,我在和她对题时,你突然窜出来,驳斥我的观点,大讲特讲自己的point,讲的头头是道,就像那什么犹如滔滔江水般,口水横飞!那时候,我打断你,和你争吵,因为我觉得,真的挺栽面的,被你,比下去。 


轻笑声在耳边响起,此时此刻的情景,真的很像炸弹爆裂而不是,笑声。 有这么好笑嘛!她皱起眉头,因为对方好几年的嘲笑,她似乎养成了这种生气时皱眉的习惯。如果眼睛可以比作激光,那么现在的他应该已经倒在血泊中,等着被分尸抛海了。


 哈哈哈哈哈!笑声更大了,说实话,他很喜欢看她无奈的样子,小孩得到心爱玩具的心理,在他这里,被诠释的淋漓尽致。伸出手,习惯性的抚平对方眉间的皱纹,轻轻的,像对待易碎的玻璃制品。别老皱眉,小心成黄脸婆。他说,还是叹了口气。 还真是可笑,三天过后,新教室中我竟然看到了你!真是冤家路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开心。


双手撑在身体两侧,手指紧紧合拢抓住地面上茂密的绿草,他,因为他自己的这么一句话,很紧张。 偷偷观察她的神态,除了皱眉,什么变化都没有。


空前的期待,过后的打击令他低垂着头。她到底,有没有注意在听! 是吗…可我倒是很气愤呢。你说,这样是不是显得我很小气啊!你啊,还真是讨厌。


像是想通了什么,她就像是现场表演变脸一样,柳眉弯弯,双目熠熠生辉,皱纹,转眼间不见。 


呵。回家吧。 


青春,总是有人想破头脑也想要抓住。腐朽的年华在青春的倒映下,变得绚丽多彩。到底是因为青春本身的巨大吸引力,还是只是想要留住自己荒废青春时所错过的人或事? 


她对他,真的是越来越不了解。但冥冥之中,却也看得更透了。 


他会逃课帮她买红糖和热水,只因为她的一句肚子痛;他会在体育课下课时,贴心的帮她买好水,只因为她懒得动;他也会跑尽好几条街买她最爱的蛋糕,只因为她一句想吃;他会…… 他都会,可他也都不会。


他做这些她不是没有思考过,为什么。但是每次都想问出口的那一瞬间,都被他的一句,我们是好哥们对吧所堵回来。这像是好哥们间会做的事嘛?她问她自己。不知道,真的是不知道,这是她能给的唯一答案。


因为不知道,所以你的暖心,你的好我坦然接受。 


她陪伴他,他陪伴她,就这样,过了五个夏天。他对她的暖心照顾也持续走过了五个夏天。 高三紧绷的弦在最后一堂考试铃的响起,松了下来。 


到处都是撕书扔书的声音,白皑皑的一片像雪从教学楼顶部洒下,飘落到任意角落。青春的痕迹渐渐被刻深也渐渐被磨平,遗忘,将要来临。


 只有他,飞快的冲下楼,又飞快的冲上来。站定,在她的面前。反扣的手渐渐伸上来,她害羞地闭上眼睛,再睁眼时,耳边已经别上了一朵小雏菊。清新的味道顺着脸庞悠悠然徘徊在鼻子底部,然后,拂过。痒痒的戳动神经,竟然微微感到一股酸酸的气息,想哭。 真的很好看。他说,脸上是她没见过的带有丝丝不真实的微笑。


她感觉,他们相距的好像越来越远了。她拼命想要抓住他,伸长胳膊,挣扎,可是就如同镜中捞月般,原来空想努力的,永远只有自己一个人。 


再然后,他就走了,没有一句道别,孤独轻薄的信纸微微一撂,独落一地疮痍。


而她,选择留在这里,留在原地。不知道为什么,可她就是倔强的不肯离去。 


还记得考前的前一个晚上,她问过他一个问题,他没有回答。


她说,这次你就再也不可能时隔一年重新出现在我面前了吧。夜晚很黑,黑到就算流泪也不可能被发现。 同样是那个海边,同样是那个她,同样是那片绿地,同样是那个季节,可他,却早已不在。 


坐在他曾经坐过的地方,她打开信封,微微抖落信上不合时宜掉下来的叶子,蓝字红格,清秀的字体映衬其中,纸墨的味道传来,染湿了她的眼。 信不短,但也不长。短到几乎一目十行便可看完。长到,纵使耗费一辈子,也难以忘怀。 


其实我很介意,那一年,没有陪你度过短暂的夏天。 


这是信的,最后一行。 


他没有再回来,果真如她所说,你再也不可能时隔一年重新回到我身边。总感觉,你依然还是暖心陪伴在我身边… 


青春的道路上,有些人,留不得也留不住。就算抛开空气阻力一直相撞,却总有一天都会掉下去,尘埃落定时,也会自然的分开。他们都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没开口问,她也没开口留。 就让这一切,成为成长过程中的,一段明媚却忧伤的,回忆。 


对于林培来说, 夏花短暂,夏天却绵长。 


可对于夏昀来说, 夏亦短,暖亦长……

end
by F.N.D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