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荼蘼

世界如此之大 你我藏身就好

谁有灿勋的图啊 最近疯狂入坑 想用图来配一段文字啊☺️☺️☺️

谁来告诉我…这个灿烈不会真的点赞了吧…😃😳

《YOU》


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我喜欢你笑的样子 眼睛弯弯的很可爱

我喜欢你高呼的声音 奶声奶气的很舒服

我喜欢你白白的皮肤 逆着光的感觉很耀眼

我喜欢你高挑的身材 抱起来虽然硌手但是很满足

我喜欢你陪我走过的十年 一起的承诺 长长久久

……………

这些都不会对其他人产生的想法 我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你

直到那天我们一起坐海盗船

你冲着我笑 用你弯弯的笑眼 你呼唤我 用你奶声奶气的声音 你在我的旁边 逆光白白的皮肤


我的眼睛除了你 其他人都看不到

我才明白 无论如何都只能是你

因为我喜欢你

所以不管多少年

我们都会长长久久

【谦斑】隐形上瘾

11.


最近发生的事情总是不太平,对于BamBam来说。金有谦没再来缠着他,可这让BamBam却感觉更加烦躁。他总是觉得对方暗处的视线仍然紧紧粘着他。



在这种情况下,BamBam就会选择站到Mark哥身边,继而选择性忽略着玩闹。



另一边的金有谦在看到BamBam明显的抗拒时略微感到了失落,站在远处望着互相推耸的两个人,思绪逐渐飘远,他头一次感觉到自己对于BamBam竟是丝毫都不了解。一直以来都是以为是对方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却没想到明明是自己选择将BamBam推开离开自己的身边。



金有谦有点想要回到过去了,回到BamBam一直缠着他的那段时光。如果可以,在下雨打雷的时候我会选择抱住他,告诉他“我在”,在他哭着说不要分手的时候,我会笑着说“当然,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刚才是开玩笑的。”在他辛苦冒着骄阳燥热买回来冰咖啡的时候,我会欣然接受,并暗自发誓下次一定要自己去买给他。



可是永远都不会有这种机会了,BamBam他,再也不会回头了。因为金有谦,你太坏了不是吗?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金有谦在接到消息时僵硬的站在原地。



Got7通告回程时由于路况拥挤的原因出了车祸。



而金有谦却因为某种原因恰好避免。



他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的意志坚持没不受控制的冲到医院而是听从经纪人的安排驾车到来.



直到打开车门走到那座高楼的门口金有谦才恍惚觉得,自己与那些人终究到了只隔几步的距离了。



周围的人流渐渐多了起来,金有谦注意到了几个胸前挂着吊牌的人扛着摄像机小心翼翼向着楼上移动。



不动声色的戴上口罩,趁着经纪人不注意的时候快速向上爬,由于之前已经了解过他们被安置在哪个病房,金有谦找到他们倒是意外的容易。



伸手握住门把,关键的时候却是怎么都没有勇气向下按。



我该说些什么?亦是我又能说些什么?


(写的十一章的一半😂 证明我还没弃 he我会坚持圆回来的😜😜)

【勇维】第二封情书

2016年10月9号
星期日
3点45分



说不出口的话写在纸上,意外的袒露出对你的感情,这让我感到苍白混乱,也许面对你的我,大概也是这样的吧。



今天维克托一大早上又出去了,以至于我从被窝爬出时,身边的床铺早已失去了温度。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超爱出去,所以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完成对他每天的承诺。



日记本实在是太厚了,但只要想到今后他会见证我们的生活,莫名的就感到愉悦。



对于维克托的到来,怎么说呢,我的心情必然是开心的。但对于他制造的这个巨大的惊喜我又感到压力和恐惧。



我宁愿相信这是他的一时兴趣,兴趣消失了,他自然会离开。只要他能快乐,对于胜生勇利来说,拥有一段梦境般的现实记忆就已经太过奢侈了。好吧,我做梦都没想到,他的目光会为我一人停驻。



我唯一想忘记的,就是他泡在温泉里站起来后自顾自的说着什么的那一段记忆。我那时一定是丢脸极了。看他依旧是那么笑着,如果不是当时太过惊愕,说不定我会使劲揍自己一拳看看到底是不是活在梦里。



在我不可思议的眼神中,他泡完了温泉,紧接着穿上了绿色的酒店浴衣,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感觉到有那么一丢丢色情的味道。



他睡着了,像是在自己家里那样自然倒下。现在想想维克托有可能不是没有自觉,而是他永远都是故意的。



故意出现在我眼前,故意懒散的穿衣服,故意想要可我一起睡,故意说一些话来刺激我。我无可奈何却又不得不接受。



只是没能亲自告诉他,他的那些“故意”真的是该死的可爱。



“勇利真的很喜欢吃炸猪排拌饭啊。”维克托笑的一脸灿烂,甚至是嘴角沾上的米粒我都觉得十分的心动。



但恶毒的话永远会从那漂亮的嘴里脱口而出。并且每次都仅以“无意识之举”来打发我。



生气的胜生勇利在维克托面前永远都不存在。我想他一定是知道这件事才会如此对我难道不是吗?



但不得不再次提到,这样的玩笑真的是很可爱。我觉得我好像变成了哪种无药可救的痴汉了。不过没关系,我乐在其中就好。



“是啊是啊,每次都吃呢。”天知道我当时笑的蠢死了,果然面对他我都不能好好的调整情绪了。



“为什么?明明没赢比赛的不是吗?”他怎么能如此镇定的说出令我心痛的事实?!!果然维克托不像是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



“顶着这样肥胖的身体我可不会教你的哦,所以瘦下来之前都不要上冰场了.”果然还是我太天真了,竟以为他察觉到了我情绪的低落,打算就此住口,却没想到重击会放在这里。



好吧好吧,都听你的。谁让胜生勇利自带偶像滤镜呢。



不过再听到他要住下来的消息时,我还是小小的震惊到了。这样不会把我的秘密全都曝光了吗?本打算以房间不够为由拒绝维克托,却突然想到自家是开温泉酒店的。这算是自掘坟墓吗?



维克托还是住了下来,伴随着超级多如山一般的行李。这下酒店的房间算是彻底的满了。



如果时间一直这样慢慢的流淌,我或许会一直沉溺其中。而加快流速的人转眼就打破了我的梦。尤里奥来了。伴随着足以决定我一生的挑战。



从遇见维克托之前,我从未如此的想要得到过某样东西。并且如果不是尤里奥的到来,我或许也永远不会产生类似于占有与嫉妒这种令我恼怒的情绪。



危机永远都存在,只是我想的太过安逸。维克托无疑是我必须得到的人,无论赌上什么,我都想要占有他。



如果是他的话,胜生勇利可以变的勇敢。玻璃心什么的,才不要让维克托看到。



Katsuki Yuri .



批注*

1.Wow!So amazing!


2.我还是看到了哦,地下停车场哭的很惨哦.


3.好想让勇利再说一遍那句话,明明很霸气的,为什么拒绝我啦. :-(


4.才不是故意的哦,真的不是!


5.为什么可爱还要拒绝和我一起睡觉!你个奇怪的闷骚男!


6.不会离开的.这样的勇利当然只能我一个人看. :D


Victor Nikiforov .

【勇维】第一封情书

|原作:冰上的尤里
|衍生:第N封情书 系列
关于胜生勇利不定时的情书花式告白维克托!!
“N”大概不确定会写到几封 用情书将原作讲述一遍但会接着写他们的日常生活啦!所以“N”大概是个不定数吧

情书版的日记 维克托会留下批注💙


——————————————————————————

2016年10月6号
礼拜四
9点10分

维克托你赢了。在你软磨硬泡的攻势下胜生勇利终究还是妥协了,但我想你应该知道,如果世界上有谁能够拒绝你的话,我绝对是第一个被排除在外的最佳人选。



只不过我还是擅自将你所谓的“情书”改成了“日记”体。怎么样?喜欢吗?现在我算是知道了,满足维克托的日常幻想,也算在了胜生勇利每日的必修内容之一,你一定会很得意吧,但非常不幸的是,为了我们做这件事,我真的很开心。



你大概是想不到的,这不是我第一次写情书给你。要是仔细算来的话,真的是太多了,多到数不清。但也许你从未注意到过,不是吗?好了,现在来看看也为时不晚啊,毕竟我对你的爱,从往至今可是从来都没有变过的。



第一次看到你,是在电视上。这一点有猜到吗?那时候我还很小,大概是在11、12岁?而你那时候的头发长长的,银色耀眼的在灯光下发亮,扎起的发尾在空中旋转着划过一圈,然后飞舞在蓝白色的冰面上,跳跃着,点冰收尾。你真的是太令人惊讶了!别忘了亲爱的当时你可只有16岁。



你像个漂亮的女孩子,小姐姐?别笑了,是真的很美丽,你要知道我的嘴很笨,这是我唯一能够想出来的赞美你的词语了。但我想你应该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维克托你好像并不是我的初恋。



我现在都能够想象出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震惊的表情了。虽然很抱歉,但事实亦如此。单凭喜欢好感的话,总会是有个先后的。而维克托你就在那个女孩子之后了。



只是现如今仔细想想的话,却突然发现真正的事实早已足够将我现在所说的一切都推翻掉了。因为维恰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人。



是不是初恋也好,或许胜生勇利根本就没有初恋。他有的只是年少时的一点悸动,而这悸动我原本分不清来源到底为何,但现在却一切都了然了。



优子是我触碰到维克托的源头,而维克托是我内心拥有爱的源头。没有可比性的不是吗?反正一切都是维克托的,无论是胜生勇利也好,还是那颗为你跳动的心也好,他都是属于我最亲爱的维恰的。



从看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大概就已经迷失了自己。我活在了追逐你的影子下,一步一步接近你,然后达到足以和你并肩的地步。值得一提的是,我现在可还是在为这个目标努力着呢。你就好好看着吧,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总有一天,我会拿到金牌,到时候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们会结婚。所以你可是还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时间来反悔哦,只不过不幸的是,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做。



再次真正见到你的时候,就是在你蝉联第五次世界冠军的时候了。你还不知道我是那次比赛的最后一名吧。你还是别知道了,想着终于和钦慕已久的人站在了同一个赛场的自己还真是惭愧呢。头一次这么庆幸你不认识那个叫做胜生勇利的人。



那时我很失意,但还是为你叫到了我的名字而感到开心,虽然那也是尤里奥的名字。我惊喜的回头却又失落的离开。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你。在一定程度上你可以操控我的情绪,这一点在中国赛场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了吧。



想要和你合照,但却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理由。就像是现在,明明已经在一起了,我还是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去请求你留下,陪在我身边。



私自占有你的一年,真的是很抱歉,却还是忍不住的窃喜。这样的我是不是很差劲?克里斯说我从世界的手中将维克托抢了过来,还真是恰当的说法呢。因为维克托,本就是属于世界的传奇。亵渎神明的人,本就不应该存在。诱拐神明自己走下神坛的人,就更是不可饶恕。与世界为敌的感觉真的是太棒了,能够如此明目张胆的占有你竟令我感到十分的满足。讨厌亦或是谩骂我都可以无所谓,我只要有你就够了。因为你,我有了对抗一切的力量。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要毫无防备的出现在一个陌生人的家?如果是别的什么人的话,就真的是太恐怖了,不过幸好,那个人是我。你来得真的是太突然了,甚至是席卷了整个花滑界,不愧是维克托,做些什么都会引起轩然大波的。也正因为你的到来,全新的胜生勇利也就此诞生了。



维克托今天早上很早就去了滑冰场,唯一比较可惜的一点就是我因为某些原因没能陪他一起去。我们都很忙,平时经常各干各的,感情却是一如既往的好。



当我正在帮着妈妈招待温泉酒店里的客人时,维克托就从外面拉开门走了进来。他看起来很高兴,罕见的和客人们一一的都打了招呼,紧接着把我拽回了房间。




他神色紧张的看着我,我似乎也是受到了他的感染,竟然也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维克托拿出了一本书,那是一本实时杂志,大抵是记录日本最近发生的一些奇闻逸事吧。



他小心翼翼的翻着书,等到看见一个数字页码时,突然用手摁住停了下来。



“你看!勇利!”维克托显然很是兴奋。



我十分不解,但最终还是在他满脸期待的表情下
用手接了过来,维克托催促着,我稍稍浏览了一下。



必须要承认的是,那篇报道很感人。一位作家用1000多封情书延续了病危妻子的生命。我突然就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而这种预感更是在维克托的星星眼中得以证实。



“我从没写过情书,维恰。”我努力试图使自己的声音变得平稳一些,而唯一的途径就是,我抓紧了手中的书,直至变形。



可显然,维克托并没有发觉出来我想要他放弃他的一时兴起。依旧沉浸在自己浪漫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真的没写过吗?我听门口的爷爷奶奶们说,当然还有妈妈,他们都说你以前真的很喜欢我来着。”



“喜欢是喜欢,可我真的没有写过。”我这么说着,在心底却向上帝祷告,拜托原谅我的谎言吧。



“是吗,那可真是太可惜了!竟然没能收到勇利的一封情书!”维克托咬牙切齿的,如果可以,现在的他真像一只红了眼的兔子。



我忽然就有些不忍心了。



“听着,我现在是不是要发挥一下日本人的浪漫?亦或是吻你一下就好了?”



果然维克托立刻就回过了头,我似乎让他看见了事情扭转的希望。



他就用那仿佛含春一般的眼睛望着我,这让我想到了我们的爱犬——马卡钦。



视线真的是太炙热了,他盯的我浑身发毛,以至于最终我咬牙答应了下来。



“好吧好吧,别这么看着我了,”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银色的发丝缠绕在指间,挠的我心里痒痒的,“我会写的好吗。”



“真的?不限时的情书?”维克托似乎很不信任我,这让我感到微微受挫。看来需要认真说点什么了。



“是真的,情书什么只要是维克托就无所谓了。反正时间还很长,真正的情书要用一辈子来书写。”我伸手掰过他的肩膀,额头抵住他,他那清凉蔚蓝的眼睛就那么撞入进我的眼底。



我忽然发现,或许这件事,是个不错的决定。



我就知道维克托从未料到我会这么说,他兴奋的像是个得到了心爱事物的孩子,兴冲冲的跑去将这一切告诉妈妈。



然后第二天,他就严格践行了我的承诺,在网上搜刮出了一个十分好看的本子。他说我的情书就写在这里面,他还说自己时不时就会看看,顺便留下批注,嘱咐我千万不要偷懒啊。



而我只是摆摆手,无奈的将他拉下吻住了那张还在喋喋不休的嘴。



我忘记告诉他了,情书什么的怎么可以写在本子上,难道不是信封这样的才足够浪漫?还有,怎么可能会忘记。



只要是对待关于你的事情,我都会变得前所未有的认真。



晚安,维恰。



我爱你。



Katsuki Yuri .




*批注:

1.就知道最终会变成这样,写情书的小猪果然又一次令我感到惊喜!


2.我知道的哦,这么熟练怎么可能是第一次写,勇利以前的情书我都有看到哦。话说这么多年了,每次都在信封上画炸猪排拌饭不累吗,:-( 还真是日本人该死的浪漫呢。


3.初恋不是我很不开心。=( 这是被绿了对吧。还好你写了第二句话,不然不原谅你哦。


4.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勇利果然是忘掉了,只有我一个人记住还真是意外冷漠的人啊。真的很不公平啊,唯一记住的约定竟然被对方忘掉了。下次还是不要喝酒了:)


5.我也爱你,不要忘记写下一篇哦。( *`ω´)


Victor Nikiforov .

【勇维】第N封情书

大概就是准备开新坑了 (没错,我tm又坑了)

题目就是这个 《第N封情书》 “N”嘛 我也不知道会写到第几封 就是将冰尤中勇利维克托的故事用勇利(或是双视角)的情书讲述一遍 每封还会附上维克托的批注 不会止步于原作,大概还会写婚后 以及更远吧 所以N就不确定了

争取日更 不会写花滑情节的 毕竟我是个技术废 H吗…话说情书里会描写h嘛…值得深思 但是老毛子的情书估计尺度贼大😂😂

完结后(真的会吗??)大概会出个txt?(瞧你这点志向😅🐶)

话说,你们都期待不?(希望不会有人和我重梗 我先默默站个地儿了啊☺️☺️)

【勇维】傻瓜沉迷于你🌸

原作背景后的几年。
慎入!慎入!慎入!虽然算是甜文,但是一方死亡设定!算是借梗吧 应该都看过那个漫画吧 当然没看过也没关系😂😂
一发完 结局HE HE HE!!题目也是从troye(戳爷)的FOOlS里来的 炒鸡喜欢这首歌 ❤️❤️
文笔渣 熬到2点多写完的一个突发奇想的脑洞 所以有没有收到我的小心心💟💟









我逃不掉的,自从我试图跨出这间房的门甚至是窗户时,我就知道,我魂归于此。




维克托醒来后第一眼看见的人,就是面前这位黑头发看着与实际年龄十分不符,过于年轻的日本男人。



无关什么醒不醒来,只是睁开眼的那瞬间罢了,甚至是为什么会存在的理由都那么的匪夷所思。



只是自己出现时,就是在这间房子里。恰到好处却又那么的不可思议。



所以说,我到底是谁呢?



维克托现身的那一天就曾经上前问过那个男人,只是男人一句话也没说,甚至是看都没看向他。生气的同时维克托也不能说些什么,却只能暗自咽下这口气。



可是他仍旧好奇,于是每天不厌其烦的同那男人说话便成了必要的事情。



“喂,你知道我是谁吗?”



“那好吧,你是谁啊?”



“又不说话?那这是哪里?”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了无数遍的问题。男人却还是像第一次见面时,闭口不言。可时间一久,维克托竟从未厌烦过,甚至是变得愈加锲而不舍。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男人抱有如此之多的耐心,可能只是潜意识里就觉得本应该如此。



男人那里算是彻底的没希望了,他每天无论干什么都会将自己当作空气,从来都没有看着自己,就算是看向自己的那个方向都会觉得像是隔着自己望像别处。



还是另辟蹊径的好。经过长时间的研究,维克托发现,自己的所在地是一家温泉酒店。规模不太小,房间也甚是繁多。但待久了,也令维克托感到无趣。



于是他试图离开,走向正门时却意外的挪不动脚了。换另一个门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等到他将酒店所有的出口都试了一遍时,沮丧的发现,他算是出不去了。



那么,如果从窗户那突破呢?



显而易见的,完全的失败的。抱着不放弃的一丝希望,维克托用尽一切办法离开,最后的结果却一定会是快要接近成功后的一动不动。



他发现只要自己离出口接近十米时,自己就会像是冻住了一样,无论怎样用力都成了徒劳。而奇怪的是,男人似乎却也从未想要阻止过自己。



这是笃定我跑不了是吗?



好吧,他承认他放弃了。什么丝丝的希望也确实是被岁月磨平了,沾染上的痕迹也都被风连带着吹走了。



与其浪费时间精力做一些无用且不可能的事,维克托还是更偏爱充分利用好时间。于是他的日常兴趣便变成了那个奇怪的日本男人。



他开始研究他,就像是法医解剖尸体一样,将那个男人分成几个部分观察。天晓得,他从未如此关注过一个和自己性别一样的同性。



虽说是身体构造相同,但他还是发现了一些美妙的事情。比如说,那个男人从来都是独来独往。



远比看起来的要复杂得很多,男人似乎也不像外表那样简单。维克托甚至认为他是一个心机很重的人,不然也不会天天面无表情,不言苟笑的。实在是没什么品味,一年的衣服也屈指可数,并且样子大多十分的土气。



大多数的情况下,面对维克托多么热切的示好都无动于衷,光是这样的情况就让维克托感到很气馁。



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抛开这些不谈,千辛万苦的,维克托得知男人名叫胜生勇利,是前花滑世界冠军。光凭这一点,就让维克托对他之前的印象全部翻了个个。



真的好厉害!他心想。



每天的视而不见在维克托眼里也不那么令人难以接受了。再说了,也不是勇利一个人不理他,如果仔细想想的话,酒店里无论是主人还是客人都不曾和维克托说过一句话。



再然后,他由于睡在勇利的隔壁,对方在干什么显然是一清二楚了。曾经无数次,维克托听见墙的另一边传来压抑的哭声。一两次还好,如果每天都这样,也着实令维克托感到莫名的恐慌。



但转天却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勇利依旧如此,不笑也不太说话。



终究是出于好奇吧,维克托趁勇利每年都不在家的那几天偷偷进入了他的房间,黑漆漆的一片,于是他打开灯,刺眼的光瞬间充斥整个房间,然后他看见了比太阳还要耀眼的事物——那个男人的笑容。



从未如此令人心动的,微笑。不单单只是嘴角轻轻的勾起,更多的是那透过灵魂深处的喜悦。那像是拥有了全世界的满足感令维克托心下一颤。而无疑的是,他的笑一定是因为身边的那个男人。



哦!天哪!他可真是独特极了。那是一个欧洲男人。天生的银色头发,和同色的卷翘睫毛。白皙如雪的肌肤更是衬的男人樱花般的嘴唇更加饱满红润。加上高挺的鼻梁,一定虏获了不少人吧。



当然更令维克托震惊的是,银发男人的眼睛。那是一片汪洋的大海。饶是只在书上见过大海的维克托也觉得,这样的比喻还真是实实在在的恰到好处。湛蓝的不染一丝污秽,一眼望去直让人感到紧迫。因为那是能看到心底的眼睛。它清澈,美好,纯洁。星星洒在了里面,一闪一闪尤为动人。



房间不大,墙壁的一圈却全是银发男人的照片。而唯一吸引维克托的却是床头的一张合影。



那个耀眼的微笑被锁在了里面,一张薄薄的相片。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勇利微笑的地方。



能这么幸福的笑出来,看来是恋人的关系吧。



无聊的翻了翻勇利的其他东西,却再也没发现更加有趣的东西。



考虑到或许对方就快要回来了,维克托收拾了一下,想着要马上离开。



可刚打开门时,男人就进来了,紧接着锁上了门。



我该怎么办??



勇利的心情看起来糟透了,比以往的面无表情还要黑上几分。只是眼角红红的,走过来的步伐也带有一丝的颤抖。不对!他是浑身在抖。



维克托惊恐的看着勇利朝着自己走过来,本以为会被使劲的揍上一拳,却没想到对方还是和往常一样,忽略了他的存在。



勇利绕过维克托,直直的走向床头。紧接着伸手拿起了那张相片。像是视若珍宝一样,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勇利脱力的倒向床,翻身将脸死死的埋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正在维克托准备上前看看对方是不是已经被憋死了,耸动的被包突然被掀开。



他看见勇利的脸憋的红红的,也许这就是压抑的所在。泪水挂满了整张脸,现在还在不停的流着。被子的一角很快就被打湿了。



慢慢的晕出一圈圈的水痕。



勇利将脸重新埋在了相片里,却又像是怕相片被打湿了一样,一遍一遍的拿手擦拭着。手指不停摩擦着银发男人的脸,每划过一下,眼泪就流的更凶了。



维克托不忍心看到男人流泪到眼睛出现血丝,准备走上前安慰时,勇利突然站了起来。



他走向墙边,伸手将那个银发男人的海报一张一张揭下来,维克托就这么看着他,死死抿着双唇,眼睛睁的奇大,拿住海报的手不停的抖动着。



他突然觉得心里空空的,像是要失去了什么,没有着落。



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勇利放声大哭,和那种安静的流泪不同,歇斯底里的叫喊,泪水从未有过的坠落的又凶又急。他开始拿着胶布重新将海报贴了回去,只是粘好后又像疯了一样,反复的按压胶带。



哭声还未停止,伴随着哀嚎重重的打在维克托心上。他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了心疼。



他慢慢覆上自己的左胸膛,在哪里他感受到了心脏前所未有的跳动。



一下又一下的,炙热不停歇。



他就这样看着男人哭到睡着,生平第一次感到一种无力感。



宁静幽深的夜里,他听到男人小声的嘟囔,



“对不起,以后再也不和你吵架了。”



“所以,回来好不好啊。”



“我拿到金牌了哦,说好的要结婚呢。”



“所以说,为什么不听我把话说完就冲出去了呢。”



“我不会原谅你的,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擅自离开!”



“那辆车真该死!是不是很疼啊,很疼就不要走了好吗,回家吧。”



一遍又一遍反复的道歉,反复的自责,维克托听着,泪水却也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哇哦,枕头湿了呢。



他觉得像是有什么在脑袋里炸裂开来,一道白光闪过,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然后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家在哪里。



他感觉头疼,前所未有的撕裂压迫感,陷入昏迷的最后一秒,他听见男人说,



“等我哦。”



早上醒来时,维克托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还是那么不起眼。男人也恢复了平静,不见昨夜的一丝不安。



唯一不同的是,他只不过又重新掌握了关于男人的一条情报,那就是他有一个已故的恋人。



不得不说,恋人什么的还是不足以概括两人的关系如果依靠男人伤心的表现来看。堪比灵魂伴侣一般的亲密与在乎。



只是维克托感到了一种错觉,男人像是快要能看到自己的眼睛了。



大约又过了几个月,维克托罕见的遇到了勇利的朋友。



一个黄头发的少年,一个黄头发的卷毛男人,以及一个秃了顶的中年大叔。



勇利笑了,对着那三个人,很是勉强。



他们在交谈些什么,距离太远以至于维克托根本就听不清,于是他走上前,缓缓的靠近。



“嘛,距离维恰离开也已经两年了,打起精神,不打算继续坚持下去了吗!这可是他的心愿啊!”



秃顶的男人用手捶了捶勇利的肩膀,一副严肃的表情,只是有些许裂痕。



“喂!猪排饭!怎么可以这样没有责任!”好吧,看着和外表真不符,明明长得很好看却意外凶巴巴的金毛少年。



“作为生前从世界手里抢过来了他,然后独占的人,就连死后也不想放手吗。”卷毛男人打趣道,只是放在裤线的双手紧攒着可以看出,他感到严重的不安。



面对三个人的质疑,勇利却只是温柔的笑了笑,像是想到了什么,笑意倒是更深了。



“他那种性格的人,怕是要孤单了吧。”



勇利收起笑脸,睁大眼睛望着三个人,从未有过的认真与觉悟。



“所以啊,才不要放他一个人呢。”



之后的话维克托再没听见,他只是觉得有些接受不了一样,飞快的冲回了房间。本想用力的摔上门却发现手只是穿过了门边。



再次试了试,却还是没有用。



然后他想起来,之前也是,进入勇利的房间根本就没推门,自然而然的就进来了,所以他根本就没想过到底是如何进入的。还有,他从来也没有真正的触碰到勇利,像是他本就知道触碰不到一样,所以从未想要去尝试。然后就是勇利以及所有人都当他不存在似的的忽视,细细想来,无论自己的存在感多低,这么长时间了不可能注意不到啊。



原来,这都只是自己刻意的略过…



那么,自己到底是什么,又为什么会选择留在这里的原因也就不言而喻了吧。



是因为,勇利在这儿啊。



【不要离开,伴我身边】



只因为仅仅的一句承诺而已.



“滴,滴,”好不容易搞清楚事情的源头,维克托就被隔壁楼下的声音吸引了。



是警笛…



他快步跑过去,然后他看见胜生勇利的房门关的密不透风,好在现在的他已经可以轻易进出了。



他透过门,看到床头的照片不见了,房间的窗户却开着,任风吹乱屋内的海报,哗啦啦的作响。



维克托暗叫不好,连忙把头望向窗外,只是这一次,他轻而易举的就站到了窗边。



楼下因为夜晚黑黑的,只看到路边一排暗淡的路灯,红蓝警灯不停的闪着,周围的住民全部被惊扰
打开了灯,一时间世界变得如此明亮。



然后警车上下来一群人,他们围聚在地上的一个人身边,良好的视力让维克托看到,血不断的流出,染红了地面。



那个人,再熟悉不多。



维克托惊讶的捂住了嘴。泪水几近边缘。



勇利…



“是维克托吗?”身后传来恍如隔世的声音。



维克托僵直着身子,似乎不敢相信。



又向前了一步。步伐却愈发坚定。



泪水最终还是流了下来,源源不断,开了闸的水龙头再不为过。



他长大着嘴,内心深处想要撕吼出一些什么,到了嘴边却发现,无声。



然后他转过身,再一次见到了那个真正耀眼的微笑。



勇利笑着,甚至是比以往更加灿烂。只不过和他一样,眼泪不停的下落,卡在嘴角的纹路里。



立刻被拥了个满怀,对方的手紧紧的抱住他,以至于维克托略微感到了些许疼痛,可他却为这痛苦感到心欢。



勇利将脸埋到维克托脖子里,紧张到极点后放松呼出的热气拍到维克托皮肤上,真真切切的实感触碰。



维克托察觉到脖颈处一片湿热,紧接着勇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想你了.”





只有傻瓜才沉迷于你 只有傻瓜


我看见山顶 一幢小屋


我眼前静谧夜空 溢满冰块 酒精


但一切一点点破碎 全是我的过错


我们的人生再无交集 我了然于心


分歧和冲突 还有我对你固执地迷恋


而我的希望 遥不可及 我只能把它藏在心底


我也曾努力面对 顽强抵抗 但我仍旧念念不忘


我告诉自己 只有傻瓜沉迷于你 只有傻瓜


但不幸的是


我就是那个傻瓜


只有我,沉迷于你.